649 尸皇止斗

    话说这第二条剑意龙影怒吼咆哮着扑向追糜,着实让追糜魔王吃了一惊,她显然没有想到左护居然要在此地动真格的!
    原本,当追糜测试出左护的神通有两下子后,她便决定收敛进攻,等待别人出手劝和,大家势均力敌,也不伤和气。同时也算是替这些魔王和妖侯派系的人马给左护一个下马威,好让左护知情识趣的在魔界之中夹着点尾巴,谦逊点儿做人。
    没想到,左护居然越战越勇,越打越来劲……
    如今更是再次施展出一条剑意龙影,彻底打破了方才还维持的挺好的“平手状态”。
    这让追糜魔王的心头开始窝火。
    若是自己退缩,那就相当于被左护压制了。也就是说,她追糜败了。
    对于追糜来说,如果败给左护,这根本就是不可忍受的奇耻大辱,不仅下马威没有施成,反而令左护反客为主!
    面对这突然飞来的一条剑意龙影,追糜魔王已经别无他法,她只能抛弃留手的想法,动用更为高深的神通来应对这个局面。
    但是。令追糜魔王恼火的是,她除了那一招之外似乎再也没有更好的破解之术了!
    而那一招,自然就是追糜魔王那双被隐藏在鳞甲之下的眼睛!
    原本不打算使用这双眼睛的追糜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面对飞来的剑意龙影风暴,她抬起右手,单指化印!口中喝一声,:“开!”
    凌空操纵双龙进攻的左护可是一直都在关注着追糜魔王的施术动向,尤其是她的那双眼睛的动向!因为之前受到饕餮护法的提醒后,左护就将这件事记在心头,他也十分好奇,究竟追糜的双眼里隐藏着什么奥秘!
    此刻眼见追糜单指施展“开”字印诀,左护立即谨慎起来,一边操控一对剑意龙影持续进攻,一边仔细地望向追糜的双目位置。
    但见追糜魔王施展过“开”字印诀之后,她双目间的鳞甲便迅速溃散成晶莹粉末。
    透过混乱的风波和莹毫,左护终于可以看清楚追糜一直绑在鳞甲之下的眼睛是什么样子的了!
    那是一双没有任何杂质的黑色瞳孔,或者说,它更像是一对深不见底的黑洞。
    当左护望见这双黑色瞳孔之时,居然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悸之感,自己的身体要不受控制的被吸引进那双眼睛里,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一开始,左护以为这只是自己的一种错觉。但是很快,他就发现那并非错觉!
    追糜魔王的眼睛果然有吸引力!
    因为左护所操控的那条直取其面门的剑意龙影竟然开始不受控制的扭曲破碎,极速变小,形成一个如同漩涡麻花一般地长线,被收入到追糜魔王那双黑色的眼瞳之中。
    不仅如此,另外一条正在与追糜魔王缠斗的剑意龙影也开始迅速受到影响,那条龙影从中间位置层层的破溃,龙身扭曲变形。同样是破碎,极速变小,形成一个如同漩涡麻花一般地长线,被收入到追糜魔王那双黑色的眼瞳之中!
    周围的风波也如同遇到吸铁石一般的磁沫似的,均都向着追糜魔王的双目聚拢、沦陷!
    短短两个呼吸的光景,左护所施展的两道剑意龙影风暴便从他的控制意念里消失殆尽!
    半空中的左护大吃一惊,他感觉追糜魔王此刻的眼神望向了他!一种十分玄妙的规则将其笼罩,迫使左护也要迅速被瓦解、破碎吸入追糜的双目!
    情况危机时刻,左护不再保留神通实力!
    其印堂命府之间,那一片玲珑的龙鳞鳞片,那个上半部分为红,下半部分为青的龙鳞鳞甲之中神光爆闪!
    从其中直接窜出一条龙来。那龙迎风长大,有磨盘粗细,红色的脊背,青色的腹尾!
    脊背上的红色鳞甲上有锐气纵横,它长着长颚大口和位于头顶的翘鼻!锋芒毕现的锥型尖牙罗列于口中两侧!
    大而圆的突起眼睛里红芒流转!
    转瞬之间露出半条身来,它张开强健的四肢和五指利爪,裸露青色腹部上的横向条纹!
    此龙一出,满堂皆惊!大殿内剑气飞舞,笔直的镌纹大道被直接切开下陷数丈!周围的众魔王妖侯纷纷纵身飞空,宝座尽碎!
    这条龙,才是左护动真格使出来的惊龙剑意之龙!
    它是剑意龙影的实体化,其上每一层鳞片都包含着斩断一切的剑意!
    ……
    此时说来话长,实则只是瞬间之事!左护的惊龙剑意之龙只探出来半条身子,就已经吞至追糜魔王面前数尺之地!
    而在这紧要关头,追糜魔王再次抬起手臂,单指化出一印!很快作为呼应,其眼窝深处的黑瞳里渐渐隐现出一个沧桑而古老的字符,那是一个“山”字印!
    一直警惕着追糜魔王双目的左护看到了其眼目内的那个古朴的“山”字印诀,他立即判断出追糜似乎在动用某种秘术进行防御。
    左护很是好奇,究竟追糜可以施展出怎样的防御秘术呢?
    于是他目不转睛的看去!
    谁知左护方要看个清楚,就见一道黑影凭空而现!
    而后便是“砰”的一声巨响,左护便感觉到自己的惊龙剑意之龙攻击出去的势道受阻。而此时,十丈左右的龙身已经全部飞出左护眉心,由于去势受阻,剑意之龙团身盘踞,龙头则呈吞咬之姿被一道身影所挡!
    左护定睛看去。
    只见一具身穿袍衣,身体修长而干枯的人形之物静静的站在那里。
    他就站在追糜魔王与剑意之龙之间,一手扼住龙头,一手握住追糜单手化印的手腕子,此时追糜魔王的黑色眼瞳中的已经没有了“山”字印符文,显然是术法被瞬间阻扼!
    这家伙竟然以一人之力,阻挡剑意之龙攻击,破掉追糜施法。
    左护很难想象,此人究竟是如何做到在那样危机时刻,转瞬之间立身在那中间的!他几乎是硬生生的挤进去的!
    于是,左护皱起眉头仔细看向那人。
    此人看上去十分诡异。如果不是因为他那双散发幽光的眼窝,肯定会让人误以为是一具已经腐朽千年的,没了生机的干尸。
    这“干尸”通体黑褐色,两颊略微有一些温润皮肉,包裹在有着尖锐棱角的颧骨上,白生生的青面獠牙暴突在外。然而身上的衣冠等饰物却完好如新。
    干尸身穿金黄色蟒袍,头戴珠冠,宛如一个威严的帝王。
    从团绣着金蟒紫凤的黄袍衣襟下露出一双干枯修长的双腿,脚部没有穿鞋子,露出脚上尖细的趾甲,长短不齐。
    他的脸长得实在太丑了,活像是一只被剥了毛的大猩猩,身上的肌肤也只有一层黑褐色的薄膜覆盖着,而血管又像长在了薄膜外面。脖颈儿上,更是青筋毕露。
    他那双散发幽光的黑洞洞的眼窝深处,则隐约有一点红色的光芒闪烁。
    此人,就是龙伏妖侯从九幽死地之中唤醒而来的大妖魔,“尸皇”!
    ……
    追糜魔王在看清了面前之人是尸皇之后,连忙收了神通,幻化鳞甲重新遮盖住双目,退后一步恭恭敬敬地说道,:“参见尸皇大人。”
    左护见状也连忙召回剑意之龙返回眉心命府,降下身姿冷眼看着“尸皇”。他虽然知道尸皇在魔界地位尊崇,但左护并不清楚尸皇秉性如何,他初来乍到,也没有必要对其过分礼敬。
    尸皇站直了身体,桀桀一笑,尸皇的声音颇具震撼力。沙哑却浑厚,同时又仿佛拥有着摄人心魄的诡异能量。虽然他并没有刻意的增大自己的嗓音,即使是笑声,也并不多么的狂放不羁,但是却能让所有人的意志力里都不由自主的凝聚在尸皇的声音上。
    尸皇的声音拥有着一种控制之力。
    “没想到今天这么热闹呢!”
    此时,周围的魔王和妖侯们纷纷坠地,分列两侧向尸皇施礼,“参见尸皇!”其声如同山呼海唤。
    此时,大殿之外又走上两人。
    其中一个白发飘然,白眉龙目。
    他身长九尺,骨瘦如柴,然而骨架却极大。脸上的颧骨和腮骨十分突出,配上他一头白发和一双长长的白眉,极其诡异。
    这人虽然生的怪,但从头到脚都是人形。皮肤有些黑,眉心出有三条倒竖红纹,龙目隐含神光。
    此人就是排名第八位的龙伏妖侯!
    另外一个,是头颅上黏附着黑色潮湿的长发,身上穿着白衣袍,脚上踩着红鞋子的女子。这女子红鞋脚边,藏着五道身影。
    她正是与尸皇形影不离的“五魂煞尊”。
    ……
    此时的尸皇也不理会众妖魔的参见,而是转身望向大殿帝座之上的魔帝君主,沉声说道,:“你不是有要事相商么,怎么商量到打起来了?把红月神宫搞得这般狼藉,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了!”
    面对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尸皇不仅没有施礼参见,就连说话的口吻都没有多少敬意。但魔帝君主却并不以为意。他哈哈大笑,竟从帝座上站起来,妖后娘娘也跟随一同站起。
    魔帝君主朗声说道,:“尸皇与毒叟未至,我们如何能商议成大事?所以闲来无事,让一个新加入魔界的小辈与追糜魔王切磋一下助兴而已。”
    魔帝君主身畔的妖后娘娘展颜微笑道,:“尸皇莅临,怎敢怠慢?我这就将这些狼藉恢复如初。”
    言罢,狞蛇妖后从锦袍里探出玉手,对大殿虚空丢出一抹灵光。
    刹那间,石阶修复,宝座如初,裂开的镌纹道路也聚砾回尘,凝气归玉,恢复的与战斗之前一般无二。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