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 忘战必忧

    看着不断走近的毒叟,坐在妖侯位列头把交椅上的尸皇冷哼一声,回应道,“是本皇说的,你又能怎样?!”
    毒叟轻抚了一把下巴上的赤色胡须,用血红色的眼睛盯着居高临下的尸皇,冷笑到,“你这个死老鬼,莫不是真的想找死不成?”
    尸皇大笑,“我的确有些活够了呢!你有什么能耐杀我的话,就尽量使出来好了!”
    毒叟闻言向他遥遥招了招手,“好!好!好!你来,我们到殿外比试,让老叟我看看,你尸皇沉睡了这么久,到底还记得几个神通?”
    尸皇从宝座之巅站起身来,应道,“好哇!”
    ……
    眼看着这两位见面就开打,局面有些失控的样子,帝座之上的魔帝君主开口打圆场。
    “二位不要动气。今天召集大家来是有要紧的事情商议,以后还要众精灵通力合作,不要因为几句话而意气用事,坏了大事!”
    毒叟轻抚了下赤色胡须,斜目瞅了一眼尸皇,貌似自言自语的说道,“罢了罢了!老叟我不跟你一般见识!”说着转身登上位列第一位的魔王宝座。
    看到毒叟率先让步了,魔帝君主哈哈一声笑,“这就对了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后又接着对众人说道,“大家都坐下吧,不必拘礼。”
    毒叟慢慢悠悠的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露出他有着一指厚老皮的赤脚板,而后从一侧的腰间拿下那一根黑色的烟袋锅子,在烟袋里捏出一点儿不知何种东西炮制而成的烟草放在烟袋锅子里,点燃后标十分惬意的抽上一口,吐出一股绿色的毒烟儿!
    对面的尸皇看着正吞云吐雾毒叟,轻轻的冷哼一声,也重新坐回到宝座之中。
    其他的妖侯和魔王见两头头领坐下来,才敢纷纷坐回原位。
    站在魔帝君主身侧的左护将方才尸皇与毒叟之间见面的情形都看在了眼里,这让他若有所思。心头暗想,“看来,这魔界也并非一团和气。似乎是分别以尸皇与毒叟为首,形成了两大阵营。只是不知饕餮护法是属于哪个阵营的……魔帝君主能够在这些桀骜不驯的大妖魔之间,将力量平衡的如此完美,也算是时个城府手段很深的家伙了!……”
    ……
    左护正想着,大殿门口又进来一位妖魔。
    他的身影长得身材魁梧高大,拥有着一头稀疏的绿色头发,以及一双淡绿色的眉毛,
    虽然眉毛与头发都是绿色的,但他的眼睛却是红色的,正是魔王诉仙。他请毒叟出关来,原本是跟毒叟一同飞遁行走的,哪知毒叟飞速极快,令他很难跟随,所以被拉在了后头,紧赶慢赶才在此时赶来红月神宫。
    诉仙魔王登殿,走在阶前拱手一拜,“诉仙来迟,请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恕罪。”
    魔帝君主还未开口说话,毒叟对诉仙魔王笑到,“你遁术可真是退步不少了呢!”
    诉仙垂首叹道,“真是惭愧,拼尽全力也未能跟上毒叟大人的遁术呢……”
    此时,魔帝君主在帝座之巅向其说道,“诉仙魔王辛苦了,归位就坐吧。”
    “是。”
    诉仙控背作揖过罢后,转身登上位列第五位的宝座,并在那宝座之巅坐了下来。
    至此,七十二大魔王和三十六-大妖候全部在此聚齐。
    面对众魔,魔帝君主逐渐挺直了腰脊,浑身散发出帝王所应该拥有的威压气场。他的个子不高,头发花白,饱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皱纹。但他那双闪烁着暗红色光芒的眼睛里,却总是藏着一抹俾睨天下的桀骜神色。
    他的前额特别大,简直和面部不太相称。脸盘的轮廓也很怪,似乎是所有的牙齿全部脱落了一般。
    但桀骜不驯的眼睛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又敏锐,又细致,使人几乎觉得他的眼神里都是妖法。
    能够统领魔界这么多年,不仅仅需要强悍的道法之力,和高深莫测的神功,还要拥有精明果断的权利手腕!
    ……
    略微沉默了少许,魔帝君主用苍老而庞大的神念倾注于言语之中,开始开口说话。
    “今日邀请诸位前来,是有关乎我们魔界众生灵,生死存亡的大事相告知!希望你们能够耐心听从老夫讲解事情原委,以及应对之策!”
    魔帝君主此言一出,大殿之内的所有妖魔鬼怪,无论他的长相多么的狰狞桀骜,都纷纷恭敬垂首,以此表达臣服之姿。
    毒叟一边抽着剧毒烟袋,一边微微点头。就连尸皇也沉默不语,不再嚣张跋扈,收敛起不敬之心。
    于是,魔帝君主继续沉声说道,“相信你们大概也听到了些许风声。那就是玉皇大帝将派遣天兵天将进入末法暗域之中,对我等精灵进行围剿灭杀。”言罢,他嘴角上扬,勾起一抹轻蔑之笑。
    而后继续说道,“对于天庭的这一决策,我早就有预料,但没想到会来的这样晚,足足让老夫等了两万多年。”
    此言一出,让大殿之内的众妖魔均都哈哈一笑。
    魔帝君主则收敛了一下笑容,颇为严肃的说道,“的确是等的太久了。本君主之所以等待这么久,并非是因为怕了他天庭。而是觉得,众位兄弟跟随老夫无数万年,不应该总是四处征战,劳心劳力,应该好好安享一番。如今的末法暗域自力更生,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运转。虽然有些妖魔依旧改不了嗜血吃人肉的恶习,但它们却找到了解决办法,饲养没有灵魂的血食以满足某些妖怪地这种需求。所以说,此刻的末法暗域,完完全全可以脱离对三界的依赖,也完完全全可以跟天庭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我也暗中发现了一些不好的现象,那就是有些妖魔居然因为这么多年的安稳时光,逐渐习惯了惬意生活,忘记了战斗和血性,甚至当有天庭围剿魔界的消息传进来之际,有些妖魔竟然畏惧了!……”
    说到这里,大殿之下立即安静下来。随后尸皇冷哼一声说道,“正所谓忘战必忧!如今我们魔界能有这番景象,都是当年我们跟随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打下来的!如今天庭都挑衅到家门口了,谁还敢惧战那就是找死!从今以后,若再有精灵敢有不愿战斗的想法,那就别怪本皇不客气!”
    尸皇此言一出,自然会让那些曾经有过畏战惧战想法的妖魔们噤若寒蝉。
    此时,毒叟抽了一口烟袋,吐出一个绿色的烟圈儿,开口说道,“末法暗域之之所以有今天的太平景象,都是因为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依靠自身无边的力创造出紫阳和红月,红月镇压住曾经肆虐的末法暗域,让黑暗法力得以凝聚在紫日里,普照暗域天地。这才出现了近两万年间的妖魔盛世,使得当年被天庭围剿的魔界之灵们得到了休养生息!……这也使得末法暗域这个曾经的不毛之地,变成了如今我们眼中的天堂国度。但是……不要忘了,这一切都是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日夜消耗道法之力所呈现出来的结果。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养了我们这么多年,也够意思了!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我们也是时候为了他们而战斗了。”
    毒叟的言语要比尸皇所说出来的话,拥有温度。在场的众魔王和妖侯们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此刻低调立身魔帝君主之侧的左护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他心头暗想,“虽然这毒叟与尸皇表面上看起来针锋相对,谁也不服气谁。但是,当面临大事之际,他们却配合的这般默契……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演得好一个双簧戏呢……”
    ……
    此时,魔帝君主脸上浮现一抹温和之笑,开口说道,“尸皇、毒叟,你们二位言重了。在末法暗域之中安逸的呆了这么久,许多精灵不适应再次出现的动-乱也是在所难免,不应过分苛责。另外,我与妖后娘娘施展神通庇护众生灵在此安稳度日也是我们应该做的时情,实在不足挂齿。”
    言罢,魔帝君主略一停顿,继续说道,“我只是希望我们能够同心协力,拧成一股绳!杀回仙界,在三界里获得更多的领地!机缘!还有造化!凭借众位的神通,就算是打上凌霄,做这三界主宰又有何不可?”
    此言一出,大殿之内的众多魔王和妖侯均都沸腾!
    “好哇!打上九重天!我要让九天玄女为老子斟茶捶背!”
    “占领三界,主宰他们的生死轮回!”
    “我要到瑶池上,把琼浆玉液当水来喝!”
    ……
    看着被激发了战意的群魔,帝座之中的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脸面上均都浮现满意的笑容。
    毒叟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开口制止众魔的七嘴八舌,“诸位安静下来吧,好让我等听一听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对于反攻仙界的计划策论吧。”
    毒叟此言一出,大殿内逐渐安静了下来。
    。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