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4 浇熄风骚

    经过了这样一番部署之后,魔界的大致战略方式就此成形。
    站在魔帝君主身侧的左护目光暗暗闪烁,心头不知在思量着什么,而后他瞅准了时机从帝座之侧转出一步来,对魔帝君主微施一礼道,:“启禀魔帝君主。”
    左护的这一举动,立即引来众多妖魔瞩目。将一切都安排妥当的魔帝君主也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左护,而后问道,:“你有何事要奏?”
    左护再施一礼,开口说道,:“属下初来乍到,身无寸功,却蒙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的错爱封为右护法,实在是惭愧的很。如今正值仙界侵扰我境,魔帝君主又要御驾亲征,所以左护想要追随在魔帝君主左右,以尽属下的绵薄之力!”
    魔帝君主闻言哈哈一笑,开口说道,:“右护法能够有这个心思已经足够了。你初入魔界还需要多适应适应新环境,不宜随我出征。此次就留在末法暗域之中辅佐妖后娘娘坐镇大本营,待日后稳定大局之后,有的是时间让你建立功勋。”
    言罢,魔帝君主转头望向另一边站在妖后娘娘身侧的饕餮护法,开口说道,:“左护法,跟我去仙界走一趟吧,也刚好借此机会显露一下你修炼到大成境界,法天象地的饕餮真身!”
    饕餮护法闻言,缓缓侧身向魔帝君主施礼一拜道,:“属下领命。”
    左护抬目望了一万饕餮护法,心头不禁有些失望。
    他之所以请命要跟随魔帝进入仙界,也是有私心在里面的。
    因为按照这个形式来看,魔帝君主对于占领仙界不仅是势在必得的,而且是有备而来!
    左护担心这次仙界将要迎来一场生灵涂炭的巨大浩劫……
    所以,方才想要征得魔帝君主的同意,好趁机跟随其一同回到仙界,到时候,也可以略微施展一些手段,能救下一位便救下一位,至少也可以通知一番以前与自己相熟的人,及时规避风险。
    可是如今,魔帝君主并没有同意左护的追随。这其实也在左护的意料之中,毕竟左护是出身于人间,得道于仙界的人类生灵,魔帝君主肯定不会完全信任左护。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紧要的关头,任何一个疏忽大意,都可能造成魔界满盘皆输,魔帝君主就更不会去轻易冒险了。
    虽然失望,但左护一时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
    ……
    魔帝君主将一切都吩咐妥了之后,再次对着大殿之下的众妖魔们开口说道,:“给你们一天一夜的时间去准备。一天以后,我们就各自按照计划行事吧。”
    红月神殿内除了坐在魔王以及妖侯头把交椅上的尸皇和毒叟之外,余众都站起身来向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拱手施礼,道,:“属下告退!”
    魔帝君主点了点头,:“去吧。”
    魔帝的话音方落,那七十一位魔王和三十五位妖候身影开始纷纷模糊,却是均都施展遁术离殿而去。
    很快,莫大的红月神殿之中,只剩下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左护和饕餮护法,以及端坐在魔王、妖候头把交椅上的尸皇、五魂煞尊和毒叟。
    尸皇首先站起身来,抬头对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说道,:“出征在即,我还要挑选几个得力的心腹相随。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告退了。”
    魔帝君主向尸皇点了一下头,说道,:“那就辛苦尸皇了。”
    尸皇从宝座高台上走了下来,其身后则跟随着五魂煞尊。他们二位妖魔行去的步伐并不快,但是转瞬间就已经走出殿外,再次看去的时候,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毒叟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袋锅子重新插回到腰间,也开始向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告退。
    只见他从宝座之中站起身来,向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抱拳施礼道,:“老叟我也下去准备了。”
    魔帝君主点了点,轻嗯了一声。
    毒叟下了高台,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此时,大殿之内就只剩下坐在帝座之中的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还有站在两侧的左护与饕餮护法了。
    此刻,狞蛇妖后开口说道,:“你们两个也先退下吧。”
    狞蛇妖后娘娘说此话的时候,魔帝君主并没有什么言语。侧身站在魔帝君主身边的左护抬目看了一眼对面的饕餮护法,见他此时正面无表情的向狞蛇妖后与魔帝君主拱手作揖,而后就转身走下玉阶去。
    于是左护也连忙向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拱手施礼,道,:“左护告退了。”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均都默默地点了点头,也不多做言语,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特意的在等待众人离开,好说些什么悄悄话儿似的。
    左护禀复告退之后也从帝座之旁走下玉阶,跟上饕餮护法的步伐,走出红月神殿去了。
    ……
    待得众人均都走出神殿,殿堂之内只剩下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之时,这两个魔头开始卸下之前所矜持着的威严,变得亲昵。
    此时狞蛇妖后她那双犀利而娇媚的丹凤眼含着笑意,看着魔帝君主抬起一只玉手轻抚着魔帝君主的脸颊和脖颈。
    作为回应,魔帝君主也伸出胳膊紧紧搂着妖后娘娘的柳腰,
    很快,魔帝君主那苍老的面容上开始泛起潮红,其体内的火焰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试问这个世间谁能够抵挡住狞蛇妖后的魅惑之力,承受得了狞蛇妖后对于道法阳气的吸噬,满足得了狞蛇这个狞蛇妖后这个风骚-女人的超强?
    就算是如今的魔帝君主也不能够做到了。
    趁着魔帝君主的热情被逐渐点燃,身着一袭火红色衣衫的狞蛇妖后半躺了下来,她将头枕在魔帝君主的大腿上,红色衣服勾勒出妖后妖娆的身姿。
    狞蛇躺在魔帝君主的大腿上,一只手还不忘了抬起来不停的撩拨着魔帝的脸颊、脖子、以及胸膛,此时此刻的她看起来像极了一只撒娇求-爱的猫。
    魔帝君主已经被这个尤物撩拨得有些把持不住,他亦伸出布满古老伤痕的干枯手掌抚摸着狞蛇妖后的曼妙腰肢。
    狞蛇妖后仰望着魔帝,开口柔媚的说道,:“夫君出征在即,这场与仙界的大战又不知何时能结束……恐怕臣妾又要许久不能与夫君见面了……今夜,能否再爱我一次?”
    魔帝君主闻言,俯视着狞蛇妖后微微一笑,说道,:“小宝贝儿,你知道的,本帝一直都是爱你的,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都是爱你的。”
    狞蛇妖后听了魔帝君主此话,容颜里暗浮一抹娇嗔,:“夫君知道的,臣妾所说的此爱非彼爱。我想要与夫君在战前再度欢愉一夜……”
    魔帝君主面露一丝难色,温声说道,:“小宝贝儿,本帝知道你的心思,我又何尝不想好好的与你尽情欢愉?只是……大战在即,本帝还需要保持法力道行的巅峰,不可掉以轻心。老夫答应你,待战事稳定之后,我会陪伴夫人尽兴为止。”
    听了魔帝君主的话语,狞蛇妖后便停止了撩拨缠绵,她从魔帝君主的怀抱膝间脱离开,坐直了身子。
    狞蛇妖后收敛了娇柔模样,重整衣衫,再次变得端庄。她从帝座之中站起身来,对魔帝君主微施一礼淡淡的开口说道,:“既然如此,臣妾便不再打搅君主您养精蓄锐,运筹帷幄了。臣妾告退了。”
    言罢,狞蛇转身走向玉阶而去。这让魔帝君主有些无措,连忙向着狞蛇妖后的背影问到,:“小宝贝儿,你又生气了吗?”
    狞蛇稍稍停驻步伐,道是没有回头,她说道,:“臣妾不敢生魔帝君主的气,臣妾只是困倦了,要回寝宫歇息。”
    言罢,狞蛇妖后慢慢地走下大殿去了。
    遥望着逐渐离去的狞蛇妖后娘娘的背影,独坐帝座上的魔帝君主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要是与这个尤物欢愉一夜,明日恐怕连龙床都下不来了,还如何御驾亲征?……倘若被那些魔王和妖侯们发觉到本帝的衰弱,那可就麻烦了!”
    自言自语罢了,魔帝君主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只能是待战事稳定下来后,再想办法补偿妖后娘娘了……”
    ……
    狞蛇妖后走出红月神宫,独自行走在宫銮长街上。今日的红月宫城里聚集了大量魔王和妖侯,妖女侍婢们忙前忙后的侍候,妖灵侍卫们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准备。宫城里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忙碌之境。
    见妖后娘娘走在宫街之上,那些妖怪即使是与其走个对面,也只是躬身一拜后,继续急匆匆的忙碌去了。
    狞蛇此时也无心让他人相伴左右,她不疾不徐的行走在回寝宫的路上。仿佛接下来的那所谓关乎魔界众妖魔鬼怪生死存亡的战斗,都与之无关。
    似乎也的确与她无关,因为兵来有将挡,水来有土掩,魔帝君主会去做好一切,狞蛇只关心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寻找一个方法,浇熄体内日益炽热-的风-骚,忍耐住越来越强烈的煎熬。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