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5 小心妖后

    狞蛇妖后独自一人缓步走下玉阶。凌云髻中央的的凤鸾嘴中含着一颗明珠,明珠下的束束流苏轻轻垂下,伴随着她不疾不徐的步伐,微微轻摆,映的狞蛇的面容,瑰丽而妩媚。
    这便是睥睨天下的妖后,于魔界中的身份地位仅次于魔帝君主一般的存在。
    她的身上英姿与妩媚并存,端庄与妖娆同体。原本两种不同的韵味却在妖后的身上却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而没有一丝一毫的违和感。
    红云当空,赤霞璀璨,末法暗域之中,美不胜收。
    但这一切对于狞蛇妖后娘娘来说都是过眼烟云,她的心头早就没有了爱情,没有了柔情,没有任何其他的心思。
    她对魔帝君主既没有了爱意,也没有了恨意,更不会生气了。
    相反的,狞蛇妖后开始对魔帝君主产生鄙夷之情。
    就算魔帝君主拥有治理魔界的雄才大略又如何?就算他在面对仙界天庭的围剿之时,能够做到未雨绸缪,展示出超乎想象的英明神武又如何?
    最后还不是没有办法征服她、没有办法满足她作为一个女人的和快乐。
    那魔帝君主对于狞蛇妖后娘娘来说,就是一文不值。
    ……
    此刻行走在回去寝宫的狞蛇妖后,突然想到了右护法左护。这个长相英伟不凡的人类公子,今日在大殿之内的表现令她怦然心动。
    并且,魔帝君主此次进攻仙界,把左护留在了末法暗域,这令狞蛇心头有了一种找到新的玩具的感觉。
    她暗暗的想,“大可趁此机会,与这个叫左护的小可爱,好好戏耍一番呢!”想着想着,慢慢行走之中的狞蛇妖后,嘴角儿边上勾起了一抹微笑。
    ……
    此时此刻,左护却并没有想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变成了狞蛇妖后娘娘的“猎物”。
    他自从与饕餮护法一同离开了红月神殿之后,就与之回到了宫邸府宅。
    虽然魔帝君主要求众妖魔鬼怪们在一天一夜之内整合好出征的兵马,但对于饕餮护法这个没有实权的左护法来说,他根本没有什么权利调兵遣将。只能等待着魔帝君主的召见令,随同魔帝君主这一路妖魔之兵充当护卫之值。
    所以,此时正值众魔王和妖侯们忙碌之际,他只能暂时回到宫邸府宅内等待消息。
    左护更不用说了,这个右护法的头衔儿,也同样是有名无实的角色。只好跟随饕餮护法一同回府邸。
    入了宫邸府宅,左护跟随饕餮护法穿过玉阶大道,绕过假山,走过有雕栏的红石桥,向着远处那一座圆殿走去。
    府邸内的大部分侍卫都被各方鬼王势力抽调走了,没有了护卫此地就显得有些冷清。
    可即使是这样,饕餮护法与左护也并没有在宅院内谈话的准备。但左护很明显的感觉出来,饕餮护法是有话要对他讲的,此时进入府邸走向圆殿,定是为了寻找一个说话足够安全的地方。
    左护从饕餮护法的这一点表现之中,逐渐判断出他在魔界也并非是个轻易相信其他妖魔鬼怪的的可怜家伙。
    ……
    看穿了饕餮护法的心思后,左护便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行走在去往圆殿的路上。
    圆殿周围绿水环绕,花木繁茂,苍松数株,翠竹千竿。
    这些松竹都是直根于覆盖着黄瓦的宫墙之下的。
    在沉默不语之中,左护与饕餮护法继续走在这宽阔的宫邸之中。
    顺着用星辉石铺就的羊肠小径,一路分花拂柳,这便是要向着那圆殿的方向行去。
    虽然圆殿看着距离并不远,但在花林环绕之下要走过去,似乎还要费一点时间的。
    穿过花林后,视野便霍然开朗。但见四周亭台楼阁林立,石桥之下碧水粼粼。有还未通灵的雁鸟被掠起,在那一汪澄碧里荡起涟漪。沿石桥之岸绿柳依依,柳丝垂落在碧水中映出清澈的艳影。
    碧水湖中伫立着凉亭,红瓦飞甍。再看,不远处的假山怪石崚峋,石岩上盛开着不知名的妖花。
    ……
    左护跟随饕餮护法穿过假山石洞,登上楼阶。
    今日大殿之内也没有了女妖侍婢侍立伺候了,相信仙魔大战的消息此时已经在底层的妖魔精灵之中传开来了,不论平日里是何种身份的妖怪此时都要为接下来的战斗做些准备了。
    登上楼阶,是一条铺展开来的红毯,延伸但整个长廊,长廊则贯穿了整个楼阁,楼阁内几乎布满雕花格子窗,典雅精致。在往常的楼阁里,每隔十丈就会有姿色美丽的妖婢侍立。如今却是空无一人。
    透过花窗,左护看到楼阁之下,轩窗掩映,幽房曲室,玉栏朱榍,互相连属,回环四合,牖户相通。在天际里的红月照耀之下,宫邸宅院里的景致,显得神秘而幽静。宅院之中更有妖龟伏于栋下,玉犬蹲于户傍,壁柱生光,花窗映红月,别有一番风味。
    跟随着走过长廊,进入圆殿堂院,抬头是个影壁。绕过影壁是堂院。院里有对对花盆,种着妖蝠树,茶叶末色养鱼缸,九尺高仙竹桃,各种鲜花,各样妖花,真有四时不谢之花,八节长春之草。
    楼下有鼓凳两座,门里有四扇绿屏风,屏风上洒着金星。
    左护与饕餮护法一同站立在花窗之前,他们两个似乎都在看着楼阁庭院里的一切,欣赏着那里的花花草草。
    “你今日在大殿之内的表现不错。”
    饕餮护法率先开了口说话。
    左护望着下方的景致,开口回应道,“如今我已经与你是一条绳子上的两只蚂蚱,共荣共辱,自然不能给你丢脸。”
    饕餮护法那张充满邪佞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地微笑,“你能这样想,我感到非常高兴。”接着,他侧目望了左护一眼,问道,“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了要在魔帝君主面前主动请缨去仙界作战呢?”
    左护表情平淡,开口回应道,“我初来乍到,却被封为护法。心头惶恐不安,所以急需建立功勋才可以。故此主动请缨去仙界作战。”
    饕餮护法嗤呲一笑,“建立功勋?恐怕不见得吧!你是不是打算进入仙界跟那些旧相识们通风报信,泄露魔帝君主的作战计划?”
    被饕餮护法戳破了心思。但左护并不感觉意外。他依旧淡淡的开口说道,“我承认,对于请缨作战,我是有些私心杂念的。但也只是希望告知一下之前的旧友老相识,让他们趋吉避凶而已,并不曾想过要泄露魔帝君主的作战计划。”
    饕餮护法轻轻冷哼一声,说道,“告知旧友?那跟泄露魔帝君主的机密有何分别!我奉劝你不要有这个心思,不然,你会坏了我们的大事!如果那样的话,你就是死路一条!连我也救不了你!”
    接着,饕餮护法缓和了一下口气,继续说道,“你们那些旧友如果在这场战争之中选择明哲保身,不贪图那所谓的斩妖除魔,积累功德的话,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你也不必要过分担心了。”
    左护轻轻叹了口气,依旧望着花窗之外的楼台庭院,开口说道,“魔帝君主并没有答应我的请缨作战。我就算有心思保护他们,也已经是有心无力了,只能令他们自求多福吧。”
    饕餮护法轻声一笑,“说的也是。你需要待在末法暗域之中辅佐妖后娘娘镇守此地呢。”而后他沉默了一下,稍稍敛去笑意,开口继续说道,“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件事情。”
    左护侧头看向饕餮护法,“什么事?”
    饕餮护法此时颇为郑重其事的压低了嗓音,说道,“小心一点妖后娘娘!”
    左护皱了一下眉头,问道,“此话怎讲?”
    饕餮护法继续说道,“你初来乍到,恐怕是对狞蛇妖后娘娘的秉性不太了解。她是一个水性的女妖,强大而道法高深的雄性生灵,总是能令其感到兴奋。狞蛇妖后的魅力,不仅能够迷惑众生,另外她的身上有一种可以通过这种魅惑之力吸取雄性生灵体内的阳气。
    所以,修为不济的生灵在遭遇到狞蛇妖后之时很难抵挡得了她的这种魅惑之力的!”
    左护仍然眉头轻皱,说道,“她身为魔帝之妻,不可能会随意的魅惑其他男子吧?这成何体统?”
    饕餮护法嗤笑一声,“体统?那是仙界才有的东西。”接着他继续对左护说道,“总之,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尽量不要与狞蛇妖后独处,否则,很可能一身的修为道行尽丧!”
    左护问道,“可是……她毕竟是妖后,是在末法暗域之中拥有莫大权威的妖魔,假如她传诏于我,我又如何能避?”
    饕餮护法说道,“她若单独传诏你,可以托故不去,久而久之,妖后便会对你失去兴趣了。”
    “托故不去?……”左护眉头依旧没能舒展开来,他觉得饕餮护法在出馊主意。
    唐唐妖后娘娘的传诏懿旨,谁能推脱的了呢?
    左护向饕餮护法问道,“这个女人,真的如此可怕吗?”
    饕餮护法说道,“那就看对谁而言了。这个世上,除了魔帝君主,也只有我能够对付得了狞蛇妖后。但对于你来说是,她的确足够危险!”
    。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