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 隔雾相望

    听了饕餮护法的忠告,左护只好默默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会小心一点的。”
    饕餮护法将脸转向花窗,望向窗外面的景致。沉默了少许后继续开口说道,“待会儿我就去毒叟那里帮助他准备出征的事宜了,你在此歇息吧。这次魔帝君主留有那么多的魔王和妖侯辅佐妖后娘娘,相信妖后也用不着你冲锋陷阵。”
    左护默默地点了一下头,没有说话。
    饕餮护法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后,便转身欲走下楼阁。
    左护见他要走,没有回头,却突然开口问道,“你是属于毒叟的魔王一派的么?”
    饕餮护法听到左护的问话后,停住了脚步,侧头看了他的背影一眼,说到,“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左护从花窗前转身,面向饕餮护法,说道,“魔帝君主共邀了尸皇与毒叟一同御驾亲征。但是,我听你方才的话语之间,似乎只提到帮助毒叟。所以我猜测出,你在魔界之中更加倾向于依附毒叟。”
    饕餮护法闻言嘴角上扬,微微一笑,说道,“你的观察很仔细嘛!……不错,在有些时候,我的的确确是站在毒叟这一边的。这是因为尸皇相比于毒叟,更加强势。而我依附于弱势的一方,则更能凸显我的价值。”
    饕餮护法说到这里,用那双金色的眼目看向左护,继续说道“在魔界之中生存,有时候需要审时度势。于强者之间斡旋,才能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今天我依附于毒叟,明天或许我们就得跟着尸皇。谁也说不准未来会怎样。”
    左护听罢,默默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饕餮护法盯着左护看了一会儿后,便转回头,再次移步走去。可迈出两三步后,他又再次停住脚步,但是没有回头。
    “如果运气好的话,让我在仙界单独遇到你的那些老相识,看在你的面上,我会饶他们一命。”
    左护闻言,目光微微一闪,而后开口回应道,“那就先谢谢你了。”
    饕餮护法略一点头,继续移步走下了楼阁。
    左护望着饕餮护法离开的方向,目光闪烁。沉思了片刻后,转身走进一间房内掩闭了房门。
    ……
    就这样,左护在房内独自待了一夜左右。
    红月神宫宫城上方若是出现夜空,说明狞蛇妖后休息了一段时间。
    ……
    一夜无话,当天际里的红色月亮再次升起之时,有一位圣灵级别的妖魔前来左护的宫邸传诏,说是七路兵马已经准备妥当,魔帝君主会即可出发,妖后娘娘欲要为魔帝君主饯行。
    魔帝君主御驾亲征,自然是魔界之中最为隆重的大事,左护自然不能怠慢。
    于是他便在那位前来传诏的圣灵妖怪的带路下,前往魔帝出征之前的祭祀圣坛。
    祭祀圣坛被设在了距离红月神宫宫城外以西三万里的广阔之地。
    此地刚好位于红月神宫与紫阳圣城的领域之间。
    左护乘坐銮轿没过多久便从红月神宫飞去了那片区域。
    当銮轿停稳,有妖怪将轿帘掀开之时,顿时一股子荒蛮煞气向轿内的左护迎面而来。战意、妖气、魔力、杀气以及贪婪都伴随着嘈杂之音冲天而起。
    左护从銮轿之中走了下来,抬目望去,发现面前人山人海,景象极为壮观。
    只见他的面前是一座宽阔绝伦的断崖,左护站在断崖的这一边。而另外一座断崖形成一堵石壁似摩天大厦仰面压来,高得如同就要坍塌下来一般咄咄逼人。
    崖山之巅,密匝匝的排列着妖魔鬼怪,他们旗帜分明,罗列有序。
    断崖之间的广阔深渊阔谷,连接着两侧朦胧的远空,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深谷云端,有数百个乘骑着飞兽的鬼王,脚踏罡风的圣灵,藏身乌云的将灵,他们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
    而在他们之前,共有十一道身影,分别立身在十只三翼六翅飞天兽的背上。
    中间的一位身穿一身暗红色的蟒袍。其神形消瘦而憔悴,脖颈上有些很深的皱纹。腮帮上有些褐斑,褐斑从他脸的两侧一直蔓延下去。
    他双手的手背有很深的伤疤。但是这些伤疤中没有一块是新的。它们象无鱼可打的沙漠中被侵蚀的地方一般古老。
    此人的个子不高,头发花白,饱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皱纹。但他那双闪烁着暗红色光芒的眼睛里,却总是藏着一抹俾睨天下的桀骜神色。
    他的前额特别大,简直和面部不太相称。脸盘的轮廓也很怪,似乎是所有的牙齿全部脱落了一般。
    他桀骜不驯的眼睛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又敏锐,又细致,使人几乎觉得他的眼神里都是妖法。
    这个人便是魔帝君主。
    魔帝君主左侧位置上悬飞的飞天兽身上,有两人。
    其中一位状如干尸。这“干尸”通体黑褐色,两颊略微有一些温润皮肉,包裹在有着尖锐棱角的颧骨上,白生生的青面獠牙暴突在外。然而身上的衣冠等饰物却完好如新。
    干尸身穿金黄色蟒袍,头戴珠冠,宛如一个威严的帝王。
    从团绣着金蟒紫凤的黄袍衣襟下露出一双干枯修长的双腿,脚部没有穿鞋子,露出脚上尖细的趾甲,长短不齐。
    他的脸长得实在太丑了,活像是一只被剥了毛的大猩猩,身上的肌肤也只有一层黑褐色的薄膜覆盖着,而血管又像长在了薄膜外面。脖颈儿上,更是青筋毕露。
    他那双散发幽光的黑洞洞的眼窝深处,则隐约有一点红色的光芒闪烁。
    这位便是“尸皇”。
    尸皇身后立有一人,与之同乘一头飞天兽。她是一位头颅上黏附着黑色潮湿的长发,身上穿着白衣袍,脚上踩着红鞋子的女子。这女子红鞋脚边,藏着五道身影。
    她正是与尸皇形影不离的“五魂煞尊”。
    ……
    再往左边位置上的飞天兽上站着一人。
    只见那妖怪,他身形高大威猛,如同一介武夫。枯草一样的头发披散在布满筋肉的双肩上,但脑门上却勒嵌着一个紫金箍。那紫金箍深入其头脑骨肉。
    浓密的剑眉之下,一双眼睛的眼皮却被金丝缝合。
    他有一个宽大的狮子鼻。但那鼻梁骨上却横穿着两枚钢针。
    就连嘴巴上的上下嘴唇,也被用四个铜环封闭!
    粗大的脖颈上有一个乌铁打造的枷锁,枷锁上的铁链绑缚在双臂一直到手腕,然后从他两个手腕处又各自分出一条铁链洞穿其腰腹。
    而在其腰腹上有一副双扇铜门纹画,那两条从手腕处过来的铁链就挂在铜门纹画的狮头门环上!
    这位妖魔就像一个身受酷刑而仍然屹立不死的囚徒。
    他便是魔界之中,位列第二位的妖候,“门馗”!
    ……
    门馗妖候所骑乘的飞天兽左边的坐骑上有一个人。
    只见她是个女子样貌。头戴红色莲花,青丝如瀑,面容娇媚绝伦。
    其身穿粉白色开领宫装纱衣,裸露香肩美背。
    肩头有红色玫瑰花纹画。虽然是纹画,却栩栩如生。其玫瑰花下的荆棘刺枝茎,竟然是真实的镶嵌在肌肤之上!不仅如此,布满荆棘的刺枝似乎还在她那柔嫩的皮肉下游走延伸,深埋体内,并与其浑身骨骼筋脉相连,最终汇聚在背后的脊椎上,形成一根更为粗大的乌金荆棘刺枝干!
    很难想象,这位绝美佳人体内竟然埋藏着如此恐怖的东西。
    她就是魔界之中,位列第三位的妖候,“荆魅”!
    ……
    荆魅妖候所乘骑着的飞天兽左边是最后一个坐骑。
    其上蹲着一个妖怪。只见他披散着灰白长发,遮蔽住恶鬼容颜。蓝色的眼珠子凸出眼眶七八寸。
    这个妖怪的手脚极其长大。纤细而劲瘦的双臂几乎有三丈多长。彷如青蛙一般的腿部,也差不多有六丈长。
    长臂和长腿之上青筋毕露,血脉喷张。那些暴起来的青筋就如同一条条毒蛇一般盘踞在此魔的皮肉之下。
    修长劲瘦的身体使得他不能如同其他魔王和妖侯那样可以坐在宝座上,所以就干脆蹲在宝座下。
    这个妖魔,就是魔界之中位列第四位的妖侯,“瞑非”!
    ……
    原来,魔帝君主左侧的飞天兽上都是妖候一派的妖怪。
    而其右侧,则有五人乘骑着飞天兽静静悬浮。
    右侧第一位置的飞天兽脊背上,此时站着一人。
    这是一位长相奇特,面容苍老的老者。
    老人脸色看起来消瘦而精悍,脖颈上有些很深的皱纹,腮帮上有些褐斑。
    这老夫,头上戴着一顶破草帽,露在帽沿外边的头发已经斑白了。两颗有如牦牛犄角一般的黑角,从草帽间穿出去,为他凭添几分诡异。
    他拥有一双像是用血做成的眼睛,如死神般微笑的嘴角旁,留着两撇儿红须。下巴处的胡子,也是赤色的。
    上身穿着一件灰不灰、黄不黄的无袖褂子。整条胳臂,不算瘦,也不算太精壮,又黑又亮,闪闪发光,宛如涂上了一层油。
    下面的灰色的裤腿卷过膝盖,毛茸茸的小腿上,布满大量细小无数个筋疙瘩,被一条条高高鼓起的血管串连着。
    脚上没有穿鞋,脚板上的老皮怕有一指厚,一侧的腰上插着一根黑色的烟袋锅子,烟袋搭拉在屁股上,像钟摆似的随风摆动着。另一侧的腰间挂着一个血红色的小葫芦。
    如果不是他草帽间露出来的那双牦牛般的黑犄角,以及血红色的眼睛,和红色的胡须。这老头看起来就如同凡间种地耕田的老农。
    他便是毒叟。
    毒叟右侧的飞天兽上站着一人,那是一个如玉的无双公子,其面庞俊逸坚毅,其印堂命府之间,有一片黑色的鳞片。
    他的双眉似冷剑,双目若辰星。身上透出一股邪佞的傲气,和暴虐的冷厉。
    正是饕餮护法。
    ……
    排在饕餮护法之右的飞天兽上,站着一魔。
    只见此魔,黑袍遮身,面色如碳,脸型像个懒洋洋晒太阳时的虎豹,只是一双眼珠子白亮的很。一只布满黑色毛的手从黑袍袖口里伸出来,手里头拿着一个与自己眼睛一样白亮的串珠,静静地拨弄着。
    这个妖魔,就是被称为“葬夜”的魔王,他在魔王排名中位列第二位,仅次于毒叟。
    ……
    排在“葬夜”魔王之后的一头飞天兽上,站着一人。
    只见此妖魔长着一头彩色头发,他面如枯槁,形同地狱厉鬼。其面皮上的色彩也是变幻无常。一会变成蓝色,一会变成白色,一会又变成红色……但他的眼珠子的颜色每次变幻都是与脸皮上的颜色不同,交替变幻,时间间隔大约有四个呼吸。
    此魔身穿彩色衣袍静静端坐。
    这个妖怪,就是排名第三位的梦魔!
    ……
    而排在右侧最末一位的飞天兽上也站着一魔。
    只见此魔是一个身体臃肿肥胖的家伙。他的身体是身穿绸袍的人身,脑袋却是一个巨大的河马头。模样显得呆滞笨拙,但他那双杏仁大小的眼睛里,却投射着一抹寒冷的幽光。
    些个妖魔,就是魔界排名第四位的魔王,血讽。
    ……
    如今,包括御驾亲征的魔帝君主在内的七路兵马,全都在此!
    而在这七路兵马的对面,也就是左护所待的这一边的断崖石壁上,则是前来为魔帝君主饯行的妖魔鬼怪们。六十八位魔王,三十六位妖候,以及诸多鬼王、圣灵、将灵们全都在这边高崖上静静地站立。
    左护便在这群妖怪之中站着,他躲在妖魔鬼怪们中间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而在这一边石壁的下方,狞蛇妖后乘骑着黑色凤凰,她两侧跟随着十八位足踏黄鹤的女妖侍婢。
    她们与对面即将出征的魔帝君主等人,隔雾相望。
    。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