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 君子无邪

    出宫邸之门后,左护望见玉阶之下正落着一顶仿佛小型宫殿一般的銮轿。
    只见那紫金色的轿子足有十丈宽阔阔,六丈高大。暗红色的流苏垂落在四周,将这座巨大的銮轿点缀的更加雍容华贵。
    轿帘印满了异兽飞禽交织嬉戏的画纹图案,也不知要经过多少的能工巧匠设计打造。
    其的针丝皆由炙炎魔蚕的蚕丝一针一线织就而成,非常的精致细腻,且时刻散发着辟风赤炎的气息,这种气息可以在起轿之后为乘轿之人遮蔽罡风与邪雾。
    那轿子的顶部犹如宫殿的蓬顶一样的富丽堂皇。正中心则镶嵌着硕大而柔白的震风珠,天际里的红月之光洒下,煜煜生辉,如梦如幻。
    当距离这座銮轿越来越近之时,便能够使人感受到銮轿压在地面之的那重量和质感,透出一种十足的高贵。
    銮轿四周分立着八位身材魁梧壮硕的妖魔。他们见到左护随两位女妖侍婢从府邸内走出来后,便纷纷单膝跪地,齐声拜礼道,“参见右护法!”
    左护虽然在魔界之中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权利,但众妖魔鬼怪们却都知道,他拥有着右护法的头衔,只此一点,就足以让他们不得不跪拜参见了。
    ……
    “都起身吧,不必多礼。”
    “谢右护法!”
    八位妖魔起身,然后继续站在那里等待着。
    一位女妖侍婢走到銮轿之前,掀开轿帘,向左护恭敬的说道,“请右护法轿吧。”
    左护的嘴角儿依旧噙着一抹淡淡的和馨微笑,“有劳了。”
    而后他大踏步走下玉阶,踏进銮轿。
    整个銮轿内部都挂满了用紫金妖花点缀的魔罗织锦。
    在銮轿里的凹处,沿着轿内布设着一圈雕花龙床,龙床铺着灰色的,二尺厚的荒熊兽的皮毛。
    左护坐入轿内之后便正襟危坐,闭目养神。其实他的内心里却是在不断地思考、分析着待会儿将会遇到的所有问题和状况。
    ……
    女妖侍婢放下轿帘,八位妖魔齐心合力抬起銮轿轿杠飞天而起。
    那两位绝色女妖也腾起云霞,跟随銮轿飘飞,向着红月神殿的方向飞去。
    飞过一道宽阔的宫墙巷道,便可以看到神宫宫闱。
    左护约摸着快到了,便从闭目养神中睁开眼睛,抬手撩开轿窗帘帷一角向下看去。
    此时的红月神宫里,虽然大部分的高等级妖怪都被支应去了战斗前线,但依旧是守卫森严,庄重非常。
    只见,那些负责镇守这座妖后神宫的妖魔鬼怪,各个都是金盔金甲,银剑银枪。
    ……
    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光景,一众妖魔鬼怪抬着、护送着乘坐着左护的銮轿飞进了宫闱。
    由于不是第一次进入红月宫殿,左护早已轻车熟路。
    他知道,銮轿就要降落了。因为次与饕餮护法来的时候,便是在此地附近下的銮轿,那个降落之地,是由高大的城廊围成的一个宫阁院落。
    掀开轿窗帷帘看着外面的左护,打量着一切,没过多久,次容他们停轿的那座宫阁院落便出现在了下方。
    然而,出乎左护的意料。
    銮轿并没有降落的意思,而
    是径直的飞了过去。
    左护不禁心头轻咦,暗道一声“这是怎么回事?”
    左护带着一丝疑惑,看着下方景致缓缓的掠过去。
    銮轿径直飞过通传宝殿,在天际里沿着那条雕刻了诡异符文和赤红怪蛇纹画的红石宫街,一路飞了过去,并在这条红色长街的尽头缓缓地降落。
    坐在銮轿之中的左护感受到一丝微微的震动,而后轿帘便被一位侍婢女妖撩开。
    那女妖侍婢略微欠身,对左护露出一抹甜甜的微笑,而后用温柔的嗓音开口说道,“请右护法下轿来吧。”
    左护于轿内略一点头,便从雕花龙床站起身来,移步下轿。
    他抬头望去,是一座绯红宫銮。
    只见那绯红宫銮高二百丈,方三百丈,为多边形,圆形的顶,圆顶有九条铜铸的巨蛇盘绕。
    两条清泉在宫阁之下的楼栏下穿梭,流入宫墙。周边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勾心斗角。
    那绯红色的神奇宫殿与天边红色月亮交相辉映,静谧庄严。
    那个就是狞蛇妖后娘娘的宫邸,红月神宫。
    “护法大人,请吧。”正当左护仰望红月神宫略微出神之际,身侧又传来女妖侍婢轻柔的催促声音。
    左护略一点头,便跟在两位绝色女妖身后,走向大殿。
    绕过宫廊,很快就来到了红月神宫的大殿玉阶之下。
    移步玉阶,两位女妖侍婢将左护带了那座尊贵而华丽的殿堂。
    只见殿阶之前,均都铺设着好的等的万年冰玉,被冰玉所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
    由于冰玉地面的存在,使得整座宫殿里,均都有袅袅雾气笼罩,形成一种不真切的,雾里探花的迷蒙之境。
    宫殿中,神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有荒古神鸟样子的铜雕展翅欲飞。有长青木雕刻而成的浮窗,圣灵玉石堆砌的墙板。
    ……
    此时,红月神殿里的景象与六天之前群魔齐聚之时,已经大为不同。
    两边原本用于魔王与妖侯排列座次的宝座都已不在,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派歌舞升平之境!
    一条笔直的镌纹小道尽头,是一个巨大圆形的舞池,舞池随着冰玉玉石台阶缓缓下沉,有一众姿色绝美,身影婀娜的妖女正在舞池之中随曲乐起舞。
    在舞池中央,众起舞妖女正围绕着一个巨大的高台。高台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那宫殿的荒古神鸟遥遥相对……
    在高台有一众姿色美艳的女妖闻歌起舞,她们优雅腾挪,翩翩飞舞,如同一只只的花蝴蝶。
    而在舞池高台的前方,玉阶之的浮空宝台里,原本的帝座龙床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座布设红帘帷帐的亭阁。
    亭阁之中,简设一方小宴。妖后娘娘正坐在宴桌之前,一边观看着下方舞池里的歌舞,一边慢慢地自斟自酌。
    带领左护殿的两位女妖侍婢分别站在镌纹道两侧,却是不再继续入内了。其中一位女妖对左护低首略施了一礼,柔声说道,“请右护法登阶入亭阁,娘娘正待与您共饮。”
    左护略一点头,抬目看了一眼坐在高处亭阁里的狞蛇妖后娘娘,而后沿着镌纹路,大踏步的走去。
    此刻歌声婉转,琴声悠扬。曲乐伴随着冰玉云烟环绕在一身赤红色衣袍的左护身畔,缭绕着其发丝衣衫。
    绕过舞池高台,左护沿着宽大的镌纹玉阶,登阶而。
    当他踏最后一个阶梯之后,距离亭阁之内独自饮酒的妖后娘娘,只有五丈多的距离。
    左护抬目望去。
    只见今日的狞蛇妖后娘娘已经褪去了之前面见群魔时经常穿着的那一袭用金色丝线绣着蛇纹图案的火红色衣衫,而是换了一身粉红色的轻薄纱裙。
    她头凌云髻间的凤鸾珠饰也均已摘下,如云如瀑的乌发被简单的绾起,垂于脊背。
    妖后娘娘所穿的纱衣的袖口,宽大而轻柔,当她端起酒樽饮酒之时,衣袖垂滑下去,露出一截雪白玉臂皓腕。
    总而言之,此刻的狞蛇妖后的气质,与以往都大不相同。
    少了她身为妖后娘娘的庄严英子,更多了几分妩媚温柔。
    ……
    左护立定原地,向狞蛇妖后娘娘躬身一拜,说道,“左护参见娘娘。”
    狞蛇妖后放下酒樽,用她那双酒红色的妩媚丹凤眼看向左护,嘴角儿勾起一抹似有几分醉意的慵懒笑容。
    “今日我只邀请了你一人前来,不必过分拘泥君臣之礼。”
    言罢,狞蛇妖后向左护轻轻的招了招手,“你来,坐在我旁边,陪本宫饮一杯。”
    左护闻言,略一思量,心头想着,“也不知这女妖精今日要搞些什么名堂……既然她教我饮酒,那就饮吧!喝杯酒又不会少块肉……”
    想罢,他拱手一拜,“遵命。”
    而后,左护挺直身姿,向亭阁之内移步走去。
    越是靠近,左护越是能感受到狞蛇妖后娘娘这个远古蛇精的非同一般。
    那种魅惑之力的气息,时时刻刻的都萦绕于这女人的身旁,只要是雄性的生灵靠近她,都会被其淫-邪的欲念所侵蚀!
    修为或定力稍微不济的,便会彻底沦陷。
    ……
    伴随着自己的脚步越来越靠近狞蛇妖后所在的亭阁,左护则暗运神通护体,荒古元神之内迸发无量元光游走经脉!
    如此一来,面对狞蛇妖后娘娘欲念之火的侵蚀,左护却能做到云淡风轻,面不改色。
    走至宴桌之前,左护向狞蛇妖后略一施礼道,“既然娘娘吩咐,左护恭敬不如从命。”
    言罢,他轻摆衣袍,端坐于狞蛇妖后的对面。
    此时,左护与狞蛇二人之间,近在咫尺。
    ……
    望着神情不卑不亢,气定神闲的左护,狞蛇妖后那双深沉的酒红色眼眸里,闪过一抹奇异之芒,继而她那绝美的容颜浮现出一丝欣赏的笑意。
    要知道,三界之中,能够抵挡的住她的魅惑之力的生灵,少之又少。
    以前,魔界里除了苍老无趣的魔帝君主之外,就是那位并不讨人喜欢的饕餮护法有方法破解或抵抗得住狞蛇的媚骨。
    然而没想到,今天又出来一个左护!
    更重要的是,这个左护还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年轻气盛。
    如此一个人物的出现,如何能让孤单寂寞的狞蛇,不为之欣喜而兴奋呢?
    。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