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 美人出浴

    狞蛇妖后一面噙着微笑,用她那双媚眼如丝的酒红色眸子打量着左护,一边拿起自己面前的玉壶斟满一樽酒。
    轻轻放下玉壶后,妖后拿起那刚被斟满了的酒樽,向左护遥遥的一送,酒樽便缓缓地飞向了他。
    当酒樽飘飞到左护面前寸许之处时停滞。
    此时,狞蛇妖后用右手肘支着宴桌桌面,右手掌轻轻的撑托下巴,其左手则拿起玉壶为自己也斟满一杯。
    在这个过程里,狞蛇妖后的眼睛从未离开过左护。
    她放下玉壶,拿起斟满美酒的酒樽,对着左护遥遥一敬,“来,让我们喝上一杯吧。”
    妖后娘娘的声音酥柔魅惑,慵慵懒懒的,钻进他人的耳朵里,会令人的心犹如被小虫噬咬一般,瘙痒难耐。
    但此时的左护心无杂念,又有神通护体,自然百邪不侵。
    他抬手捏住飘浮于自己面前的酒樽,面含一丝微笑,也对狞蛇妖后娘娘遥遥一敬,开口说道“多谢娘娘赐酒。”
    狞蛇妩媚轻笑,“不必客套。”言罢,她将樽中之酒一饮而尽。仰首饮酒之时,露出她那天鹅一般修长的脖颈,其体态慵懒且风-骚无限,极具魅惑之感。
    看着狞蛇妖后将一杯酒饮罢了,左护也只好一仰脖子,将酒喝下了肚。
    酒虽然醇美无比,但对于此时此刻的左护来说,谈不上任何享受,酒水穿肠,却品不出一丝一毫的滋味儿。
    当左护咽下美酒之后,发现狞蛇妖后正在对面一边看着他,一边微露红舌,轻轻舔舐了一下丰满的朱唇,那模样儿既放荡又轻佻。
    饶是左护对这么女人的魅惑之法,已经做好了十足的防备,但此刻依旧难免心头泛起一丝悸动荡漾。
    紧接着,左护耳际再次传来妖后酥柔的声音,“这酒好喝么?”
    左护闻言,心头快速思量了起来。
    今天这种状况,很明显的是狞蛇妖后不安分守己,依仗风骚妩媚对左护挑逗勾引。
    如今,魔帝君主以及众魔王妖侯都已经不在末法暗域之中,此地就只有狞蛇一人说了算,依仗妖后娘娘的身份以及强大的修为之力,她可以为所欲为!
    这样的情况下,看起来任何人都没办法反抗和拒绝狞蛇。
    左护在心头百般思量以后,觉得自己应该主动出击,而不是被这个女魔头牵着鼻子走。
    能够让狞蛇单独设宴款待,并用言语行止百般勾引撩拨。这说明他在狞蛇妖后娘娘的眼里还是拥有过人魅力的。
    左护心头暗想,“我此时何不利用自己的这份魅力,来博得妖后欢心?从而躲过今天之劫,也可在魔界之中获得更多的生存筹码!”
    虽然也晓得,利用“美男之计”来达到目的的手段多多少少有点龌龊。但左护此时也并无其他更好的办法了……如今,只好用这条权宜之计度过眼前难关!
    左护将酒樽放在桌子上,看向狞蛇妖后,英俊的脸颊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他开口说道,“说句老实话,这酒的味道,左护却是没品出来好不好喝。”
    狞蛇妖后听了左护此话,立即眸光一亮,大感兴趣。
    在往常时候,自己所赐之酒无论味道如何,谁敢说一句不好喝,或是品不出味道的话语?
    换做一般的下属,大多会噤若寒蝉,双手捧杯恭谨的奉承一句,“真乃琼浆玉露也!”
    然而左护,却并未如此。
    这反而让狞蛇妖后感觉到与众不同的意味儿。
    她坐直了娇躯,脸前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问到“哦?你是觉得本宫所赐之酒不好喝么?”
    左护神色依旧平静的如同古井之水。
    “非也。左护只是被娘娘动人心弦的美貌所吸引,所以无心饮酒而已。”
    “哈哈哈!……”
    左护的话语令狞蛇哈哈大笑。
    这一刻的她,并无普通女子那般的娇羞内敛。其作为一代妖后的无拘无束,霸道豪爽情愫尽在这一声大笑之中显露。
    笑罢,她用那双酒红色的眼睛看着左护,柔声呢喃道,“真是可爱!……”
    一边说着,狞蛇妖后一边站起身来,扶着桌沿儿,轻移莲步向着左护走近。
    妖后娇躯微晃,似乎略有醉态,左护见此状况也不知虚实,只好也站起身来意欲搀上一搀。
    哪知,狞蛇妖后脚下一跌,身姿也随之向左护的怀里倾倒。
    这令左护暗吃一惊,知道此女善于吸噬男子阳气,他连忙暗运荒古元神之力,保护自身。
    却是并未躲闪,任由狞蛇妖后投怀送抱。
    但觉温香软玉扑入胸膛,左护搀住了这柔弱,仿佛无骨的娇躯。
    左护宽阔的胸膛,让大名鼎鼎的狞蛇妖后身处其中也有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她抬起脸来看向左护,逐渐望见的是那坚毅的嘴唇,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以及其眉心那片神秘的鳞甲。
    左护此时也在低眸看着她。
    只见怀中的女子佳人醉颜酡,发如垂柳散凝香。双颊绯红,眉目含澜波,那双美眸迷迷蒙蒙,勾魂摄魄。
    左护暗触其腰肢,感觉紧俏而纤细,不堪盈盈一握。
    ……
    狞蛇醉了,往常那双犀利魅惑的的眼睛此时渐渐迷离飘渺,似一潭深不可见的泉水,让人看不透,白皙的脸颊微微染上红晕,原本整整齐齐的发丝也零零散散的飘落,褪去了原先一尘不染的气质,反倒加上了些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更想靠近她。
    若是换做旁人,即使是魔帝君主,此刻也早已沦陷于狞蛇的裙摆之下了。
    但左护却依旧恪守着心头的清明和冷静,犹如一尊早已斩断七情六欲的佛陀,不为所动。
    左护扶住狞蛇,沉声问到,“娘娘没事吧?”
    ……
    狞蛇望着依旧平静淡然的左护,心中暗暗称奇。
    她的醉酒之态当然是假的。
    方才跌进左护胸膛的举动,也是故意为之。
    目的当然是挑逗勾引左护,令其为自己的魅惑美艳所倾倒。
    但是,虽然之前左护嘴上说的好听,说什么,被她那动人心弦的美貌所吸引,而无法品尝出美酒之味。
    可此时却对狞蛇的魅惑之力不为所动。
    这令狞蛇对左护的兴趣大增,心头逐渐兴奋。
    若是左护太快缴械投降,那才令狞蛇妖后失望呢。
    ……
    狞蛇从左护的怀中起身,她轻抚了下自己的脸颊,娇媚一笑道,“无妨,本宫有些不胜酒力……需要到后殿沐浴更衣一番,你在此稍候一会儿吧。”
    未等左护说什么,狞蛇妖后转身走出亭阁,早走女婢上前搀扶着她从一侧的玉阶下殿,转入后殿去了。
    左护一时摸不清这狞蛇妖后娘娘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既然狞蛇要他在此等待,那左护也只好坐了下来,一边观赏着下方舞池之中女妖们的歌舞,一边内心思量着事情,桌上的酒菜,他却是不敢再动了。
    就这样,过了大约两炷香的光景。从玉阶下走上来一位女妖侍婢。
    她走近左护微施一礼,柔声细语的说道,“请公子移步后殿,娘娘有请呢。”
    左护闻言,略一沉吟,对那女妖问道,“娘娘在后殿沐浴更衣,我如果贸然闯入,岂不是犯了僭越之礼?恐怕不妥吧。”
    那女婢抬目看了左护一眼,表情冷淡,但其声音依旧轻柔的说道,“娘娘下旨相邀,自然有其考虑。公子不必顾虑太多,请跟奴婢走吧。”
    左护闻言,淡淡一笑,“既然如此,那就有劳你带路吧。”
    女妖欠身行礼过罢,便转身走下玉阶。左护收敛笑意,从亭阁里站起身来望着那女妖的背影移步跟随着走下玉阶。
    跟随女妖侍婢走出红月殿,穿过几座楼廊,通过一座圆形拱门,便来到了专为妖后娘娘沐浴之地。
    这是一座布置精巧宏伟的宫闱殿舍。
    拥有不少的假山,地势向山上和山下展开,利用此处地形特点,布设各种的楼阁亭榭。
    同时还有青松翠柏、仙荔枝、夜芙蓉、仙梨、仙椒。
    各类奇花异草把整个宫闱殿舍妆扮得格外妖娆。
    殿舍的建筑依山面水,鳞次栉比,除中心位置的温泉宝殿之外,还有缭墙环绕。
    银亮的池塘,红色的栏杆,倒映在淡黄色的水波里,团团的绿叶托起清新的荷花。
    ……
    左护随那女妖侍婢沿着玉阶小路走向温泉宝殿。
    哪知,温泉宝殿虽然名为殿,却四面无墙壁遮掩,只有硕大的庭柱支撑华盖。
    华盖之下供奉一方硕大的温泉池,
    池中温雾缭绕,彷如仙境传说。
    温泉池四周用文瑶宝石砌就,石砌如海棠花,中央有玉莲捧汤泉,喷以成池。
    左护远远望去,便见温泉池水之中
    有一女子正在沐浴。
    那一幕令人望之,不由自主的便会心生荡漾,血脉喷张。
    那女子自然就是狞蛇妖后娘娘。
    她此时正在温泉之水里沐浴享受。
    但见温液漫过凝脂肌肤,柔荑似雪,点水掠身。
    真是好一幅美人出浴!
    看得左护连忙停驻步伐,背过身去。
    。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