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2 口是心非

    左护没想到,狞蛇妖后居然如此无有底线。不仅让奴婢明目张胆的召他前来温泉宫,此时更是不着衣衫,裸-身-露-体的置身泉水之中,将胴-体完完全全的显露给一个非亲非故的男人看……
    虽然之前早已做好了应付这水性杨花之妖的心理准备,但左护依然有些猝不及防。
    背过身去的左护,朗声说道,“怕是今日娘娘凤体多有不便,属下还是告退吧!”
    言罢,左护便欲移步而走,还未动身,岂料身后传来那位带路女妖的声音“公子请留步。”
    左护只好又停了脚。
    那女妖侍婢从后边走过来,立身于左护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那女妖侍婢虽然看起来低眉顺眼,但她脸总是若有若无的浮现着一丝狡黠。面对左护此时的拘泥与逃避,女婢俏颜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仿佛在笑话左护的扭捏与腼腆。她似乎对于狞蛇妖后娘娘的这种明目张胆的淫-邪之举早已经见怪不怪,也不担心,倘若某一天魔帝君主追究起来,会杀她灭口。
    女妖侍婢站在左护面前,略微欠身,恭谨一拜,“请公子不必回避。娘娘特意吩咐,要公子在此侍候着,令奴婢退下。”
    言罢,她也不待左护答应,躬身施礼之后退出了宫墙。
    ……
    此时,左护陷入两难之境,退也不是,留也不妥。
    正待他纠结之时,身后却传来狞蛇那酥柔幽魅的声音,“不要傻傻的站在那里了,来这边帮我一下。”
    背对着温泉池的左护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心头暗想道,“就算我恪守君子之仪什么也不做,相信今天之事被传扬开去,自己也是有口说不清了……既然躲不过去,那就无需畏手畏脚!只要不突破底线,便可以让狞蛇妖后达不成吸噬阳元的目的。那么我也就不会受到伤害!”
    这样想罢了,左护转过了身子,目光平静的望向温泉池里的一切。
    此时,置身于温泉仙雾之内,正倚靠着玉岩轻轻撩拨水花的狞蛇妖后见左护转过身子看向了自己,她脸浮现出一抹淡笑,轻启朱唇,柔柔弱弱的开口说道,“不要站的那样远嘛。来,为我擦干身子。”
    一边说着,她的身形从温水波中一跃而起,赤身踏水面,缓缓地向池水边走来。其步履轻盈,行于水,温润的泉水水珠儿溅起来滴落在她那凝脂一般的肌肤。
    那是一幅完美到极点的身子,女人需要具备的所有魅力,都在这一幅身子被展露的玲离尽致!
    用不多时,狞蛇已经踩了岸边。那岸边有一片用七彩鹅卵石铺成的空地,她就那样站在那里,抬起一条玉臂向左护招手,“来呀。”
    左护只好动身移步,向着这位不着衣衫,浑身湿润的绝色女子走去。
    当左护走近了之后,他对于妖后娘娘的的妩媚之感体会得更为深切。如云若瀑的乌黑秀发令任何一个男人都神往倾心,她那洛神下凡般惊艳面容,令任何一个男人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她那香肩脊背犹如彩虹
    之中闪过的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花香四溢,由不得他人不沉醉。
    左护知道,狞蛇此时在对他施展魅惑之术,如果自己定力不足,肯定会沦陷其中而无法自拔。
    狞蛇妖后可不是个普通女子,沦陷在她脚下的男人,可是要付出莫大的代价的!
    在神功护体之下,左护自然没有被狞蛇妖后的魅惑所击败,他脸不红,心不跳,神色依然平静。
    狞蛇将左护的表现全部都看在眼里。心头不由得兴奋不已,因为左护没有让她失望。对于狞蛇妖后娘娘来说,今天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并且还变得越来越有挑战性了,
    妖后媚眼如丝,粉面桃花。她看着左护走近自己一丈左右的距离时停驻了脚步,立定原地,彷如松柏一样坚定挺拔。在左护的眼神里面,狞蛇还没看到一丝一毫的情绪变化,也没有看到一丁一点儿的欲念花火。
    望着左护,她的嘴角儿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手中一闪,变化出一方白色香巾。
    拎住香巾一角,抬起手臂遥遥地递向左护,淡淡地吩咐道,“就用这个,帮本宫擦干净身子。”
    左护在一丈之外微微垂首施礼,“是。”
    言罢,他缓缓地走近狞蛇妖后娘娘,从其玉手之接过了那一方香巾。
    狞蛇见左护接过了香巾,抬手将散落在脊背的秀发撩过胸前,然后转过身体,向左护露出她那单薄而光滑的美背。
    左护抬起右手,握住香巾,于她那吹弹可破的白嫩肌肤轻轻擦拭。
    此时的狞蛇妖后娘娘的身体,其实已经根本就没有水渍了。
    一个修行了万古岁月的妖精,早就能做到水火不侵的程度,又如何能有水珠可以在她的身体留下痕迹?
    此时,狞蛇妖后让左护为自己擦拭身体,其实只是为了让暧昧气氛更为浓烈,而故意为之的戏码。
    左护心头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对狞蛇妖后娘娘的要求言听计从,没有一丝违背。要擦身就乖乖的擦身就好,只要狞蛇不加害于他,不令左护受到损伤,就顺从而为。
    身处魔界,左护唯一的目的就是努力存活下来,并寻找机会从饕餮护法那里拿回渡厄神蝶卵!
    至于那些所谓的“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那些所谓的“礼义廉耻”的圣人之语,是救不了他的。
    该放下的,还是得放下了。
    ……
    左护也不着急,用香巾在狞蛇妖后娘娘的脊背,一寸肌肤一寸肌肤的轻轻擦拭着,擦得很是仔细。
    “不要总是擦我的背,再往下一点儿。”
    狞蛇妖后娘娘用她那酥柔的声音吩咐道。
    左护只好又将拿着香巾的手向下移了一移,一直移到那纤细的腰脊。
    他用香巾轻轻的触碰了下那紧致而滑-嫩的肌肤,哪料却逗得狞蛇妖后咯咯的笑起来。“呵呵呵……好痒!……”
    笑罢,狞蛇面含微笑,背对左护用略带嗔怪的语气说道,“没想到左护也这般笨手笨脚……”
    左护心知这女妖精是在跟自己打情骂俏。
    于是他趁机收回香巾右手,故作惭愧一笑,说道,“属下面对娘娘这绝美身姿,难免有些紧张……侍奉不周,还请娘娘恕罪。
    狞蛇妖后转过身子看向左护。左护略微退后少许,将身体微弓眼睛望向地面,避免与这妖魔进行眼神接触,也是为了规避狞蛇那不着衣衫的胴-体。
    狞蛇看到他那谨小慎微,如履薄冰的模样,忍不住再次发笑,“哈哈哈……我越看你,越觉得可爱……”
    左护微微低着头,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说到,“让娘娘见笑了……”
    狞蛇敛容,说道,“算了。虽然没有令我满意……但看在你替本宫擦身擦得这样认真的份,就不为难你了。去把本宫的衣衫拿来吧。”
    左护略微躬身施礼道,“是。”
    言罢,他一手握住香巾,抬目四顾,望见不远处一块岩石叠有一身衣物,便走过去。
    走近之后发现,这岩石的衣物乃是一件丝绸纱裙。
    左护俯身将之拿起,那纱裙轻薄丝滑,入手之感犹如握住一条清凉泉水。
    拿纱裙后,左护重新走回到狞蛇妖后身前,将其恭谨呈递而。
    狞蛇妖后的目光始终都是落在左护身,看到他越来越羞涩谨慎的神色,狞蛇的脸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她接过纱裙,在身畔轻轻一绕,纱裙就已经被穿在了身。
    身着纱裙的狞蛇妖后身姿绰约,朦朦胧胧。丝绸做的薄衫半裹着身子,露出半边酥胸。
    她穿衣服之后,将胸前秀发发丝撩向而后,抬目望着左护,柔声问道,“现在,你可以抬头看着我了吧?
    左护闻言,直起身子看向狞蛇妖后娘娘。
    狞蛇妖后用她那双酒红色的魅惑眸子与左护对视,当发现左护的目光里没有丝毫闪躲之时,她满意的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轻声轻语对左护继续问道,“你觉得本宫姿色如何?”
    左护恭敬的回答道,“娘娘的姿容举世无双。能够获得这样的女子陪伴千万年的时光,真乃魔帝君主之幸!”
    左护将话题故意引向魔帝君主,一来是为了提醒狞蛇妖后娘娘顾念她与魔帝君主之间的夫妻情分。二来,也是为了试探狞蛇与魔帝君主之间的感情深浅与虚实。
    狞蛇妖后嗤笑一声,“魔帝君主那老匹夫面对本宫的魅力,根本无福消受……今天就不提他了!”
    言罢,她微笑着,用充满着情-欲的魅眼看着左护,开口说道,“今日时光,只属于你与我。不如,我们重新摆宴,痛痛快快的喝几杯酒,怎样?”
    左护心想,“还来问我,难道我还有的选?”
    但他嘴却说到,“能与娘娘共饮,实乃左护的三生有幸。”
    。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