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3 不易脱身

    狞蛇妖后轻掩朱唇,咯咯的一笑,:“你讲话还真是有趣呢。”
    左护对她恭谨一拜,“娘娘过奖了。”言罢,他将手中的香巾叠好,双手捧住向狞蛇妖后呈上。“娘娘的香巾奉还。”
    狞蛇妖后酥柔一笑,媚态百出,:“送给你了。”
    言罢,她略微拢了拢身上的薄纱裙,对左护说道,:“你随我来吧。”一面说着,一面走近左护,伸出手来挽住他的胳膊。
    谁能想到,平日里端庄无限的妖后娘娘,此刻却变得如同一个温柔大方的邻家女孩一般,主动牵着左护的手向前走。
    左护也不好拒绝,只得任由狞蛇妖后娘娘牵住自己的手臂。
    他们二人走出温泉宝殿,沿着玉阶小路穿过银亮的池塘,红色的栏杆,走出宫闱殿舍。
    狞蛇妖后牵着左护之手登上山岭高阶。
    正当左护不知狞蛇妖后要做什么的时候,站定高阶山石上的狞蛇妖后抬起一条玉臂向天际里挥洒出一道神光。
    没过多久,一道黑色的影子从红云天际里缓缓飞来。
    那是一头黑色的凤凰。
    黑凤凰有着长长的尾羽与翎羽,通身的颜色并不跟普通的鸟雀平日一样,而是晶莹的黑色,若仔细看去,黑色中还夹杂着红色的纹路,气派高贵,鸣叫声也分外空灵。
    这只黑凤凰是狞蛇妖后娘娘的坐骑。
    传说凤凰性格高洁,非晨露不饮,非嫩竹不食,非千年梧桐不栖。
    但凤凰里的颜色一般有五类,分别是赤色的朱雀、青色的青鸾、黄色的鹓鶵、白色的鸿鹄和紫色的鸑鷟。
    很少有这种黑色里透着红纹的凤凰存在。
    或许,跟随在妖后娘娘的身边时间太久,即使是高贵的凤凰此等神族之物也会发生改变了吧。
    黑色凤凰自天际飞来,于山石之巅降落。
    狞蛇妖后回眸对左护一笑,说道,:“此凤跟随本宫数万年之久,从来都只认我为主,旁人是乘骑不得的。今天你有福气了,可以与本宫共乘此凤。”
    言罢,她紧握左护的手臂,说道,:“随我来吧。”
    左护只好跟随狞蛇妖后,一同踏上黑凤凰之背。
    他们在黑凤凰颈部并列而立?但听一声凤鸣,黑凤展翅高飞。
    这坐骑果然不凡,飞得又快又稳,站在它背上就犹如立足于平地一般,就连风都要为其绕道,不曾吹袭到主人分毫。
    站在黑凤背上的左护,看到此凤飞往的方向,竟然是妖后娘娘的寝殿。
    他心头暗想,:“希望妖后不要逼自己做什么过分之事。不然的话,即使是与之翻脸也要阻止!……”
    左护自认为,到此刻为止,他已经给足了妖后娘娘的面子。但给面子,不等于是任人宰割,必要的时候也要向狞蛇宣示自己的底线。
    黑凤凰飞的很快,不多时便看到了妖后娘娘的寝宫。
    妖后娘娘的寝宫自然是宏大非常的地方。
    坐落在树丛中的妖后寝殿,在灯火之中露出一个峭立屋檐,恰似一座神秘的岛屿。
    这座庞大的寝殿,红色的琉璃瓦在阑珊灯火光芒下,闪耀着耀眼的色彩。
    寝殿的四周,古树参天,绿树成荫,红墙黄瓦,金碧辉煌。
    寝宫的每一扇窗户都是用珊瑚做成的长窗。
    这寝宫的每一个窗户之外都是一座花园,花园内遍种奇花异草,十分的鲜艳好看,这花园皆是妖后娘娘平时游赏之处。花园之中有花树近千株,株株挺拔俊秀。花树间仙风流转,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使得这花园花亭庭如雪初降,十分的清丽。
    ……
    黑色凤凰自天际飞下来于庭院里降落。
    狞蛇妖后娘娘牵住左护的胳膊,自黑色凤凰上走下地面,早有一众女妖侍婢来至妖后娘娘和左护的身前见礼。
    “参见妖后娘娘,参见右护法。”
    此时此刻左护,脸面上都有些挂不住,也不知在外人看来,是否已经脸红……
    因为堂堂的妖后娘娘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穿成这般模样,与堂堂的右护法胡搞乱搞……
    但狞蛇妖后娘娘却并不在乎这些,她脸色很好,很平静。
    那些女妖侍婢们自然也不敢有丝毫的异色。
    待两人走下黑凤凰之后,那飞禽一跃飞天,转瞬消失。
    狞蛇妖后对众位女妖吩咐道,:“快去备宴伺候吧。”
    “是。”
    众女妖领命后,先行走去。
    狞蛇妖后回首对左护微微一笑,道,:“快随我来吧。”
    左护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是。”
    狞蛇妖后在前缓步而行,左护于后慢慢的走。
    平日里,他可是没有资格进入妖后娘娘的寝宫的。
    今日一来,便可趁机一观。
    于庭院之内走过长街甬道,登石阶走入殿内。
    但看这寝殿之内,更是富丽堂皇。几进几出的门廊,让这座寝殿更像是一座迷城。
    寝殿分外殿和内殿。外殿四周各自支撑着殿柱。这些大殿的内柱都是由多根红色巨柱支撑着,每个柱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龙,分外壮观。
    通入内殿需要经过一座跨院,经过跨院之后,迎面就是内殿的大门。正红朱漆的内殿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边的牌匾,牌匾之上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回梦殿”。
    这座“回梦殿”就是妖后娘娘平日里休息的寝殿内-阁。
    此时,狞蛇妖后已经将维持天上那道法红月的力量收回,致使红月神宫辖下各大妖城妖镇陷入夜晚黑暗。
    这座寝殿也是如此。
    那一幕正是天阶夜色凉如水,窗内红烛摇曳,窗外细风微斜,花树落花顺着屋檐悄然飘下,在池水之中晕开一圈涟漪,似叹息似挽留……
    ……
    走进回梦殿,只见寝殿内仙云顶檀木作梁,紫晶仙璧为灯,妖灵珍珠为帘幕,龙骨为柱础。
    殿内廊道金碧辉煌,门口有身姿高大的大力鬼捧腹站立护卫。廊道两边四个圣灵身躯魁伟,侍立伺候。
    穿过长廊,殿内设有一个硕大的金漆雕龙宝座。
    龙床宝座之下,已经有女妖起舞升平,起舞的妖女们衣袂飘荡;四周鸣钟击磬,乐声悠扬。銮台上点起的仙香,烟雾缭绕。
    龙床旁边则有宴桌,上面摆着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真是食如画、酒如泉,琴声涔涔、钟声叮咚。
    大殿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
    寝殿内竟然也有荷花池,池中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
    ……
    那些女妖侍婢们的动作还是挺快的,做事情的效率也是颇高。
    当左护与狞蛇妖后娘娘走进殿里之后,女妖门已经将宴桌摆满珍馐佳肴,琼浆玉液。她们侍立在两边,等待着狞蛇妖后娘娘与左护入宴席用膳。
    狞蛇妖后娘娘携左护护登阶入宴。
    左护下意识的要坐在下位,哪知狞蛇妖后对他摇了摇头,示意坐在其身旁。
    左护只好走近狞蛇妖后娘娘,于她咫尺之处的座位上坐下来。
    狞蛇妖后今日显得特别高兴,脾气也很好,温柔而体贴,丝毫没有其身为妖后娘娘的架子。
    假如她不表现的如此过分妖娆和水性杨花,假如此女没有如同饕餮护法所警告的那样淫-邪可怕,左护觉得大可以与之坦诚相待。
    ……
    此时,早有女妖侍婢为狞蛇妖后娘娘和左护斟满酒樽。
    狞蛇妖后娘娘端起她的酒樽,对左护微微一笑道,:“来,今日让我们一醉方休。”
    左护端起酒樽,却没有喝。
    而是看着狞蛇正色道,:“如今,仙魔两界已经开战,魔帝君主御驾亲征,临行之际特意嘱托娘娘镇守末法暗域。如果您喝醉了,岂不是会延误了大事?”
    狞蛇妖后闻言哈哈一笑,:“没想到右护法还挺尽职尽责,来到魔界没几天,就懂得为魔界之安危向本宫谏言。”
    左护说道,:“属下只是担心喝酒会误事……”
    狞蛇妖后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大碍,仙界那群乌合之众根本就没胆量攻入末法暗域!更何况,我已经派遣了这么多妖候魔王前去,是万无一失的。再说,魔帝君主的七路大军,肯定会让仙界措手不及,届时他们根本无暇他顾。”
    眼见左护还要再说些什么,狞蛇妖后摇了摇头将其打断,:“不要杞人忧天,出了天大的事情,都由本宫承担。今日,你只需要好好地陪我饮酒就可以了。”
    左护见说,只好不再相劝。
    他才不担心仙界会趁妖后娘娘醉酒之际进攻入末法暗域呢,他只是想要借故少喝点酒,时刻保持清醒,防备狞蛇妖后娘娘而已。
    但现在,左护发现,今天晚上可能不会那么容易脱身呢……
    于是,左护心头一横,暗想道,:“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想罢,他端着酒樽向狞蛇妖后娘娘一敬,:“如此,左护就舍命陪君子了。”
    狞蛇妖后听罢,咯咯一笑,:“只是喝酒而已,讲得这般严重。我可舍不得要你的性命。”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