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5 敬酒不吃

    天龙-根引是狞蛇妖后为魔帝君主特意酿造的天材地宝。往日之时,也只有魔帝君主能够有资格饮用此物。
    可以说,今天的左护拥有大机缘造化。因为狞蛇妖后娘娘对魔帝君主早已经彻底失望,并且此时她对左护却逐渐升起无限的兴趣,又逢仙魔大战开启,众魔离去,左护得天独厚与妖后娘娘独处,天时、地利、人和恰在今日因缘际会,他才有机会获得饮用“天龙-根引”的机会。
    ……
    但是,此刻的左护却并没有将这盅汤药放在眼里,反而有些厌恶这等妖魔鬼怪们所食用污秽之物。
    所以,他并不打算喝下这盅“天龙-根引”!
    ……
    此时,狞蛇妖后将玉盅端近左护,脸上柔柔一笑,说道,“喝了它吧。”
    左护低目看了一眼狞蛇妖后手掌上端着的“天龙-根引”,而后微微一笑,却随即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属下恐怕不能接受娘娘的美意!”
    虽然左护的脸上挂着微笑,但是他的眼神中的神采却坚定不移,讲出来的话语之意,更是毋庸置疑。
    狞蛇妖后娘娘眉头轻轻一皱,疑问道,“为什么?本宫可是为你特意摆下的酒宴。这桌宴上的佳肴与美酒你都不曾拒绝,为什么会拒绝这天龙-根引?”
    左护依旧面不改色的回答道,“娘娘贵为妖后,传诏属下进宫饮宴,属下又怎敢不从?只是,这所谓的天龙-根引并不适合属下饮用。还请妖后娘娘不要为难属下。”
    狞蛇妖后闻言,脸色渐冷。她将玉重新放回宴桌上,用那双酒红色的双眸静静地看着左护。良久之后,问道,“原来,你之所以跟我一起饮宴并非真心实意,而是因为我是妖后娘娘,你不得不来,对么?”
    左护闻言,一时语塞。他的的确确是因为逃不开狞蛇妖后娘娘的传诏所以才会勉为其难的阿谀奉承。
    左护本来以为,狞蛇妖后应该对这种逢场作戏的情况心照不宣才是,但此时看来,这女人似乎对于所谓“真心实意”也颇为在意。
    左护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后,回答道,“属下是十分的敬重娘娘的。”
    狞蛇妖后看着左护,神色里面闪过一丝奇异之芒,她问道,“除了敬重,还有什么?难道,就没有爱意么?”
    左护听罢,心头有些觉得不可思议。
    他暗想道,“我进入魔界才度过如此短暂的时间,与你这妖女几乎是萍水相逢!能有什么爱意?”
    心头这般想着,左护脸上的神情却是依旧没有改变。他对狞蛇妖后说道,“属下只是不想让其他生灵,对于我与妖后娘娘之间有什么误会。免得让宵小之辈污蔑我对娘娘您大不敬!”
    听了左护的这番言论,狞蛇妖后娘娘哈哈一声大笑。她仿佛是听到了什么普天之下,最为好笑的笑话一般似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直笑的花枝乱颤。
    但是突然间,狞蛇妖后娘娘的笑声却是戛然而止!
    狞蛇脸色上的笑容虽然依旧有些许的残留,但是,一个女人,从方才那般毫无节制的大笑,又突然间的恢复到这般平静的神情,也着实给人一种颇为窒息的诡异之感。
    她咧开嘴巴,说道,“你居然回担心别人污蔑你大不敬?这真是太可笑了!”
    言罢,狞蛇凑近左护,目光盯视着他,继续开口说道,“左护。你以为,只要不喝掉这天龙-根引,就可以堵的住旁人的悠悠之口么?不要再做白日梦了!在温泉宝殿之内,你目不斜视得看光本宫的身子,难道就不算是大不敬了么?”
    左护闻言不禁眉头一皱,“难道娘娘你想要构陷我?”
    左护的话语再次引来狞蛇妖后娘娘的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边笑,狞蛇妖后一边说道,“构陷?……哈哈哈!……哈哈哈!……你!……你还真的高看了自己呢!”
    笑罢了,狞蛇妖后逐渐恢复了平静。她从座位上站起身子,俯视着座椅上的左护,眸光淡然。她轻启朱唇,开口说道,“以本宫的地位,若想要跟一个人作对根本用不着费心思构陷于他!另外,我也根本不担心有人会对我说三道四!”
    狞蛇此时与左护靠得极近,左护可以清晰的嗅到她身上那股子温软的香气。
    只见狞蛇妖后目视着左护,开口问道,“我再问你一遍,到底喝不喝?”
    面对狞蛇妖后娘娘逐渐咄咄逼人的气势和目光,左护没有丝毫退缩,他也同样直视着狞蛇妖后,开口回答道,“我不会让娘娘得逞的!”
    狞蛇妖后闻言轻笑了一声,“得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听说什么了?”
    左护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那高大的身躯让原本俯视着的狞蛇妖后,目光逐渐变为仰视。
    左护退开来一步,与狞蛇妖后保持出一段距离,然后目光平静的望着这个女人,开口说道,“的确是有人警告过我,不可以与娘娘独处一室。有传言说,娘娘是一个水性的女妖,强大而道法高深的雄性生灵,总是能令您感到兴奋。娘娘的魅力,不仅能够迷惑众生,另外您的身上有一种可以通过这种魅惑之力吸取雄性生灵体内的阳气。所以,修为不济的生灵在遭遇到娘娘之时很难抵挡得了您的这种魅惑之力的!”
    当狞蛇妖后听了左护此番言论之时,其娇颜上泛起一抹羞怒的潮红。
    她冷冷的开口问到,“是谁如此大胆!竟然敢在背后如此诋毁本宫!!”
    左护并不打算回答狞蛇妖后的问话,而是平静的反问道,“难道这传言不是真的吗?”
    狞蛇有些气急。她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努力使得自己变得平静,而后重新端起宴桌子上的那盅“天龙-根引”,看向向左护,一字一顿地问道,“我就问你!到底喝不喝?!”
    左护见势不妙,连忙从原地来了个旱地拔葱,倒飞下玉阶。
    在玉阶之下站定,左护对狞蛇仰首抱拳道,“看来左护该告辞,不打搅娘娘您休息了!”
    言罢,左护玉殿阶之下转身,便欲离去。
    上方宴桌旁边的狞蛇没想到左护这般难以驯服!
    虽然这令狞蛇很是兴奋,但也逐渐失去了耐性。
    她怒极而笑,将玉盅重重的放回宴桌,冷声说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言罢,狞蛇伸出玉臂对左护的背影遥遥一握,玉掌成爪抓向左护的后背心!
    虽然狞蛇只是做了一个隔空抓取的动作,但是行走之中的左护,立即发觉了周身产生异变。
    一个由罡气形成的手爪,在左护的头顶成型,成抓取状态抓扣向下方的左护!
    左护早已经有感觉到了妖后娘娘的施为。他心知已经彻底得罪了狞蛇妖后娘娘,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跟这个女妖对着干。
    左护猛然抬头,与此同时,自其周身迸发出两道龙影!
    那是两道蕴含着剑气风暴的惊龙剑诀所化的剑意龙影,其内蕴含锋利罡气,能切断任何一种兵刃防御,能斩杀神元境界境界下的任何修仙之人,修为稍有不济的妖魔鬼怪一样可以被割成碎片齑粉!
    如今这道剑意罡风一出,大殿内立即刮起狂风,其风所过之处,帘帷尽碎,壁砖平过!
    两道剑意龙影呈现螺旋状态,自地面向天空大殿之顶拔升而去。与狞蛇妖后娘娘所施展的罡风手爪呈现对决之势。
    曾经左护只能够做到分别控制一条剑意龙影和一条天刑雷龙进行作战,但很难维持两条以上的同属性龙影进行控制。
    但是,自从不久之前,在仙界的极阴圣域,地底之城中让轮回印记开花后,左护感觉自己对于神通之术的控制更上一层楼。
    如今的他可以在不使用双龙神锏的前提下,分别操纵三条剑意之龙和三条天刑雷龙作战!
    若是召唤双龙神锏在手,左护能够同时御使至少十条剑意之龙和二十条天刑雷龙傍身!
    这就是修为道行的进步所带来的莫大好处。
    ……
    一双龙影一出,顿时让整座妖后寝殿都要摇摇欲坠。
    转瞬之间,左护的神通与妖后娘娘的罡风手爪便交锋在了一起。
    虽然气势惊人,但被双龙环绕的左护面色却突然凝重,因为他一出手就感受到了自己与狞蛇妖后娘娘之间的道法之力存在着巨大的悬殊!
    简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因为,狞蛇妖后娘娘只是简单的散发出来的一道罡风之手,居然能毫不费力的将惊龙剑诀所施展出来的两天剑意龙影的威力完全的压制在左护周身咫尺之处!
    就像是给两条剑意龙影加了一个金刚罩子,使之只能在罩子里上下腾挪,无法施展出威能,更没办法令左护逃脱。
    远端宴桌旁的狞蛇妖后,其盛世美颜之上,此刻浮现出一抹蕴含骄傲的玩味笑容,她看着罡风之手里,纵使着两条剑意龙影四处挣扎的左护,柔声一笑,问道,“怎么?只有这点能耐了么?那该如何逃得出本宫的手掌心儿?”
    。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