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 莫失我望

    身处于罡风剑意环绕之中的左护,脸上浮现出不甘,不屈,不从的倔强。他咬牙切齿,圆睁怒目。
    虽然此刻心头已经知晓自己与狞蛇妖后娘娘的实力差距巨大,但是就这样轻易的就范臣服,让左护感觉屈辱至极!
    只见他低吼一声,浑身上下迸发出红色雷霆,赤色闪电,剑意罡风更加缭乱!
    其周身里的虚空之里,再次硬生生的挤出来两条龙影!
    只见那两条龙影形貌如出一辙,但其上的气息却之前的两条剑意龙影截然不同!
    那两条龙影均都拥有红色的脊背,和青色的腹尾!身躯十丈,龙头蛟首!
    脊背上的红色鳞甲上有雷芒弥漫,它长着长颚大口和位于头顶的翘鼻!锋芒毕现的锥型尖牙罗列于口中两侧!
    大而圆的突起眼睛里红芒流转!它还拥有粗壮的长尾、强健的四肢和五指利爪。
    青色腹部则有横向条纹。
    他周身环绕着的两条龙,正是神通所化的天刑雷龙。这一对天刑雷龙与之前的剑意龙影最大的不同就是,它们都是实体呈现的。
    天劫雷龙龙影是用雷丝织就出来的一条龙影!其上雷霆与青霞腾跃跳脱,蕴含着真龙与天刑雷劫的力量。
    此刻,不仅出现的这一对天刑雷龙是实体的,就连之前惊龙剑诀所化的那两条剑意之龙也同样从虚化实!
    而与天刑雷龙所不同的是,剑意之龙的龙影上下,浑身都弥漫着赤色雷霆和充满杀伐之意的锋利罡风!
    两条天刑雷龙此刻与两条剑意之龙交错起舞,把左护所处的那丈许方圆搅扰的碎石翻滚,尘沙冲天!
    但由于狞蛇妖后娘娘的罡风手爪神通牢牢锁住左护周身方圆三四丈左右,使他的天劫雷龙雷霆与剑意龙影风暴都被压缩在那个三四丈方圆之内。
    左护操纵两条剑意之龙和两条天刑雷龙围绕着自己奋力想要撑破狞蛇妖后的神通束缚,这使得他所在的空间如同一枚放大了四五丈左右大小的龙纹混沌核桃!尘沙碎石掩盖了左护的身影,其脚下的那片地面严重破碎,下陷!
    ……
    左护的反抗,的确是稍稍有些奏效。因为宴桌旁边用于掌控着罡风手爪地玉手之臂,由于用力过多,使之微微有些颤抖。
    感受到反抗的压力愈加强大,狞蛇妖后脸前浮现出一抹充斥着战意的微笑,:“臭小子,有两下子嘛!”
    紧接着,她轻喝一声,:“既然如此,那只好给你点教训看看了!”
    言罢,她那只维持着神通的手掌上突然间闪烁出一抹红芒。与之相呼应的,加持在左护周身空间上的罡风手爪也随之变红。
    但听“砰!”的一声巨响!狞蛇妖后娘娘的罡风手爪再次有了握紧的趋势,左护周身的四条护体之龙也悲吼一声,碎裂崩飞成大片大片的散乱雷霆和沙尘狂风!
    其内的左护立即发出一声闷哼。狞蛇妖后见状,眼神中闪过一抹心疼之色,她连忙收住掌上的神通之力,玉臂一挥紧握住左护周边的罡风手爪便立即溃散无形,只留下一根红丝用来缠绕束缚住左护的行动。
    狞蛇玉足轻点,娇躯一纵,便从玉阶上飞下来。她将白纱衣袖轻轻一挥,吹散左护周身的风尘。露出面色些苍白,嘴角溢血的左护。
    眼见左护受伤,狞蛇妖后脸上露出关切之色。她只是想要控制住左护,没想到一时失手,竟伤到了他。
    左护此刻的的确确因为神通道法背强行震碎,而心神受损,但是并无大碍。他眼神依旧坚定如初,神色不屈。
    狞蛇妖后轻移莲步走近被束缚住的左护,抬眸望着他轻轻一叹,用酥柔的声音说道,:“你这又是何苦呢?……若是老老实实的从了本宫,我会待你为上宾,赐予你无上造化与荣耀……”
    一边说着,狞蛇妖后一边靠近左护,抬起下巴,踮起脚尖,用朱唇吻过他的嘴角,将其嘴角上溢出来的鲜血用舌尖舔舐干净。
    此时左护被完全束缚,动弹不得,只能任由这妖后施为。他极力的想要躲避开狞蛇妖后娘娘的亲吻,却未能做到。只能圆睁眼目,额角青筋暴起,低吼连连!
    突然间,其眉心处的那枚上半部分为红,下半部分为青的玲珑龙鳞鳞甲里透出神光来!
    这一幕的变化自然逃不过近在咫尺的狞蛇妖后的眼睛,她连忙退后半步,抬起玉手,化指成剑,指尖儿红芒微闪,一指点向左护的眉心鳞片!
    这一指点入,登时令左护眉心上的鳞甲神光立刻内敛,消失不见。
    这令左护心头惊怒不已。
    他原本打算召唤双龙神锏出来作战,用来打破狞蛇妖后娘娘的束缚。没想到,让狞蛇妖后用手指轻轻一点,竟然背打断了神通施展!双龙神锏不仅没有被召唤而出,而且再无回应。
    左护修道至今,还是头一次被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
    他怒不可遏,抬头质问狞蛇妖后,:“你对我做了什么?!”
    狞蛇妖后望着左护娇笑一声,道,:“你真是不老实呢!……虽然不知道你那眉心鳞甲中藏着什么秘密,但我猜那一定是你的杀手锏吧?……我可是不想将这样的大好良宵浪费在跟你过招比武上。”
    言罢,她再次踮起脚尖,亲吻了下左护的脸颊,轻柔的说道,“放心吧,只是用封禁术暂时封住了你眉心的道法。只要你今天令本宫满意,我会解开这道封禁的。”
    左护神色寒冷如霜,他盯视着面前这个绝美的风骚-女人,从牙缝中蹦出几个字来,:“你杀了我吧!!”
    狞蛇娇笑一声,抬手轻抚了一下左护的脸颊,柔柔的说道,:“本宫可舍不得杀你,我只是想要你喝下那盅天龙-根引,然后好好享受一番属于你我的鱼水之欢而已。”
    言罢,狞蛇一边微笑着看着左护,一边倒踏莲步。妖后娘娘竟然情不自禁的在其面前轻身起舞,脚踩罡风,腰肢弄影,突然她轻点玉足飞上玉阶梯,来到宴桌旁边。
    狞蛇妖后将盛有“天龙-根引”的玉盅用双手捧住,而后纵身一跃,从玉阶高台上如同一直翩翩蝴蝶飞了下来,轻轻落下地面,重新落在左护面前。
    狞蛇柔媚微笑着捧着玉盅,递到左护的眼前。说道,:“现在,你可就没办法拒绝了吧?来,喝吧。我喂你。”
    言罢,她将玉盅递至左护的唇边儿。
    左护当然不肯就范,紧咬牙关。
    狞蛇妖后见状,也不生气了,反而轻笑一声道,:“真是不乖……已然这般倔强。看来,想要你心甘情愿喝下去,是不可能的了。我只好再用些手段了……”
    言罢,狞蛇妖后对着左护地脸颊轻轻的吹出一口红色妖雾。
    当这股红色妖雾扑面之际,左护原本清明坚定的眼神中,开始出现迷离之色,如同一个人喝醉了酒一般。
    看到左护彻底的失去了抵抗能力,狞蛇妖后得意的娇笑。
    而后她一只手捧着玉盅,一只手捏开左护的嘴唇,将“天龙-根引”强行灌进左护的喉咙!
    ……
    其实,狞蛇这样的做法是相当自私个残忍的。
    因为“天龙-根引”之中所蕴含的力量,并非普通的生灵可以承受的住的。
    就算是魔帝君主,也只是勉强凭借他强悍的道法修为,才能将“天龙-根引”的阳刚之气被吸收炼化掉的。
    这还要再加上有魅惑乱心的妖后娘娘侍寝,才可以将如此蓬勃的阳力,被泄掉。
    所以,魔帝君主饮用天龙-根引之时,才不会担心自己会被“天龙-根引”所伤。
    然而左护不同,他虽然神通非凡,但是修为相较于魔帝君主与妖后娘娘这样诞生于盘古开天地之后没多久的荒古时代的大妖魔,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如此的话,狞蛇妖后为魔帝君主所量身定做的天龙-根引,若是被左护喝掉,而又得不到及时炼化和发泄的话,其下场很可能是爆体而忙,最轻也是元神受损,修为大跌!
    所以,狞蛇妖后强行让左护喝下“天龙-根引”,根本就没考虑过左护的生死安危,她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态,将左护看做是一朵待开得昙花。迫切的想要用天龙-根引激发出左护的阳气的潜力,好观赏一番这一现的昙花之景。至于最后,花朵凋零之后的悲情残绝,她并不是太在意。
    ……
    当狞蛇妖后娘娘将那整盅的“天龙-根引”完全被灌进左护的肚子里之后。
    狞蛇捧着空的玉盅,缓缓退后几步,她那双酒红色的眼睛里隐含着一抹热切的光芒,看着被红丝缠绕束缚,眼神依旧迷离恍惚,站在原地的左护。
    她很想看看,喝掉这样珍贵的“天龙-根引”之后,这样优秀的左护,究竟能够激发出多么大的阳刚之气,和阳刚之力!
    望着左护,狞蛇眼神中逐渐燃烧起兴奋的光芒,她口中喃喃自语道,:“来吧!左护!释放你的吧!你可千万不要让本宫失望呀!……”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