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3 吾乃天选

    左护深处于狞蛇妖后娘娘的神通玄法之下,只是感觉眼前景色一花,转目之间,周围的景色便由废墟变化成与之前一般无二的样子。
    瓦砾尘埃皆落定,宫阁庭院仿佛从天而降,红月光芒洒落楼檐,清凉徐风吹撩长街。
    前一刻还是人间荒凉地狱,下一瞬间就成为妙美人间仙境。
    这时的左护与狞蛇妖后依旧站立在原地,但空阔的露天废墟,已经变成了寝殿之堂。
    不得不说,狞蛇妖后娘娘的道行深厚,法力通玄!
    左护面对狞蛇妖后娘娘,恭谨一拜奉承道,“娘娘真是神通盖世,举世无双!”
    狞蛇妖后娇笑一声,望着左护的双眸之中满眼都是爱意,她如今看到左护,是越看越觉得喜欢。
    “你的嘴巴还真是甜的要命呢。”
    言笑罢,狞蛇妖后娘娘继续对左护说道,“右护法的修为刚刚进阶,应该还需要稳固。今天就陪我到这儿吧,你可以先行回宫邸休息,若有什么事情,本宫再传召吧。”
    左护闻言,对狞蛇妖后再次躬身一拜,“多谢娘娘,属下告退。”
    拜罢,左护转身退出寝殿去。
    当左护走出门廊宫墙之时,发现有大量的妖女侍婢和魔怪兵将从外围天际飞纵而来,他们都是之前因左护修为进阶,金雷银风毁坏宫城而尽皆逃散的妖怪精灵,如今,红月宫城在狞蛇妖后娘娘的法力神通之下恢复了原状,他们便都赶回来侍候了。
    那些女妖侍婢们在遇到左护的时候,均都停下来恭恭敬敬的参见拜礼,神色之中没有一个不是充满崇敬之色的,想来方才左护的神威已经赢得了他们对强者的敬意。
    左护对一位主动跪拜至自己面前的女妖侍婢吩咐到,“快去准备一顶銮轿送我回宫邸。”
    那女妖侍婢匍匐在地,恭恭敬敬,温温顺顺地应道,“谨遵右护法之命,奴婢这就去准备。”
    言罢,她起身离去,没过多久便从天空飞来一队妖魔。
    那一队妖魔均都是魁梧壮硕之辈,它们抬着一顶奢华至极的銮轿从天际飞来,缓缓地降落在左护身前。
    一顶仿佛小型宫殿一般的銮轿。
    只见那紫金色的轿子足有十丈宽阔阔,六丈高大。暗红色的流苏垂落在四周,将这座巨大的銮轿点缀的更加雍容华贵。
    轿帘上印满了异兽飞禽交织嬉戏的画纹图案,也不知要经过多少的能工巧匠设计打造。
    其上的针丝皆由炙炎魔蚕的蚕丝一针一线织就而成,非常的精致细腻,且时刻散发着辟风赤炎的气息,这种气息可以在起轿之后为乘轿之人遮蔽罡风与邪雾。
    那轿子的顶部犹如宫殿的蓬顶一样的富丽堂皇。正中心则镶嵌着硕大而柔白的震风珠,天际里的红月之光洒下,煜煜生辉,如梦如幻。
    当距离这座銮轿越来越近之时,便能够使人感受到銮轿压在地面之上的那重量和质感,透出一种十足的高贵。
    那一众妖魔抬轿落地之后,纷纷向左护单膝跪地,齐声拜礼道,“参见右护法!”
    左护对他们略微一点头,淡淡的说道,“劳烦众位将我送回宫邸了。”
    其中一位壮硕妖魔单膝跪地之中,抬起头对左护插手行礼道,“右护法说什么劳烦二字,真是折煞小的们了。能为右护法效劳是我等的至高无上之荣耀!”
    左护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一位女妖侍婢走到銮轿之前,掀开轿帘,向左护恭敬的说道,“请右护法上轿吧。”
    左护的脸上无喜无悲,他大踏步走下玉阶,踏进銮轿。
    只见整个銮轿内部都挂满了用紫金妖花点缀的魔罗织锦。
    在銮轿里的凹处,沿着轿内布设着一圈雕花龙床,龙床上铺着灰色的,二尺厚的荒熊兽的皮毛。
    坐进銮轿之中的左护立即敛气凝神,闭目塞听。
    他如今终于得出空闲来,仔仔细细地感应藏在自己元神脑海里的那两个剩余的仙枣枣核。
    在左护的感应之下,那两颗仙枣枣核静静地悬浮在元神的深处,但也仅仅只是悬浮在那里,任凭左护如何努力,也没办法让它们再有丝毫的变化,就如同两颗沉睡下来的种子一般。
    或者,更为确切一点的说,它们就像两个充满秘密的摆设,究竟要用什么方法可以打开这个秘密,就连作为主人的左护也不太清楚。
    感应半晌过后,左护重新睁开了眼睛。此时銮轿已经在天空中飞行了。
    ……
    左护心头暗想,“或许,想要让这剩余的两颗仙枣枣核重新出现对我修为有利的变化,还得需要某种外在条件的影响才行吧……就像今天,由于饮下了天龙-根引的缘故,才唤醒了隐匿在元神里的三颗仙枣枣核,并成功激发出其中一枚的能量。”
    想到这里,左护不由得赞叹起玉皇大帝的手段之高明,将东西藏在别人体内,居然都能做到让其一点儿都感应不到的地步,并且何时能运用这股被赐予的力量,似乎也全屏天意!
    左护突然间意识到,这也许是玉皇大帝利用大神通,特意安排着左护的造化之运。
    想到这里,左护心头突然间感觉到信心满满。这种被上苍眷顾,有玉皇大帝背后撑腰的感觉,实在是妙不可言。
    至少左护知道,自己拥有化危机为造化的手段!他是天选之子!
    狞蛇妖后无法奈何他,魔帝君主无法奈何他,就算是饕餮,也没办法奈何他。
    左护知道,自己最终一定会赢!
    想到这里,左护的嘴角上扬,勾起一抹笑意。
    原本觉得身处魔界之中,危机四伏,情况复杂的左护,此刻顿时觉得,豁然开朗。
    他乘坐着这顶銮轿,在众妖魔的抬举下,一路飞向属于自己的宫邸而去。
    ……
    话分两头。
    当左护告退之后,狞蛇妖后娘娘于寝殿里摇身一变,原本身着一身粉红色的轻薄纱裙,打扮极近风骚妩媚且慵懒的她,在此地重新换妆。
    只见换装后的她身着一袭火红色衣衫、领口用金色的丝线绣着蛇纹图案、裙裾则绣着金色的祥云图案、以宝石点缀。红色衣服勾勒出她妖娆身姿。
    狞蛇妖后的眼睛是一种深沉的酒红色,弯弯的柳叶眉下,是一双能够洞察天地奥秘的眼睛。她的肌肤白皙如玉,秀发如云,高挺美丽的鼻子,娇嫩而又棱角分明的樱唇。吹弹可破的皮肤,晶莹白皙。
    ……
    此时她一双犀利而娇媚的丹凤眼隐含-着一丝清冷,再也没有方才与左护在一起时那般平和温柔。
    狞蛇妖后微微整理了一下衣领发髻,而后独自一人缓步走出寝殿。
    凌云髻中央的的凤鸾嘴中含着一颗明珠,明珠下的束束流苏轻轻垂下,伴随着她不疾不徐的步伐,微微轻摆,映的狞蛇的面容,瑰丽而妩媚。
    这便是睥睨天下的妖后,于魔界中的身份地位仅次于魔帝君主一般的存在。
    她的身上英姿与妩媚并存,端庄与妖娆同体。原本两种不同的韵味却在妖后的身上却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而没有一丝一毫的违和感。
    令人称奇的是,上一刻还是妩媚多姿,风骚绝代,下一刻便端庄高冷,霸道飒爽。
    ……
    此时狞蛇妖后方走出大殿,便有女妖侍婢从外殿赶来了。
    狞蛇妖后对那女妖侍婢吩咐道,“摆驾红月神殿,传“百骸婴”、“冰堕月”、“身邪”和“浊夫”四大魔王进殿来。”
    那女妖侍婢立即应道,“是。”言罢她便退去了。
    狞蛇妖后则在另外一众女妖侍婢的陪侍之下,走向红月神殿。不久她便在红月神殿的宝座之上端坐,等待着“百骸婴”、“冰堕月”、“身邪”和“浊夫”四大魔王进殿来。
    ……
    狞蛇妖后于宝座之中等待了大约半盏茶的光景后,大殿门外走进四个妖魔。
    其中一道身影,只见他的样貌与刚满一百天的人类童子相似,只不过其身体肌肤为蓝色,脸面上有粉红色的纹印。
    长了一对猫耳朵,和鹿的鼻子。
    他身着黑色肚兜,肚兜上印有红色莲花。看起来是一个天真的孩子,但这孩子的眼神里却并没有那份孩子的天真,而是一抹活了无数岁月的深邃与皎洁!
    不仅如此,这孩子的周身还环绕着一幅硕大的白色骨架,看样子很像一个人类的胸椎肋骨的骨架,小孩儿刚好身处肋骨的包围之中。而他的屁股下边是一颗人类骷髅头,小孩就坐在骷髅头骨之上。
    如此,这小家伙端坐骷髅头,周身有骨肋环绕,就这样悬浮着飞进殿来。
    ……
    第二道身影,只见他身高九尺,浑身上下一片雪白。
    他头骨的形状就如同一座峥嵘的小山峰,脑袋顶上没有一根毛发,其肌肤雪白如玉。
    一对颇有威严气势的鹰眉也是雪白色的,长长的白眉之下则藏着一双蓝色眼瞳。下面长着一只如同抹着白蜡一般的高挺鹰钩鼻子,在往下就是浓密的白色胡须,胡须垂胸,约有三尺。
    此魔脊背上披着一件蓑衣,蓑衣很大,能够完全包裹住他的身躯。但是奇怪的是,如今在天地之内,并没有下雪,可此魔身上的那件蓑衣却落满了寒霜冰雪!
    这使得他所走过的路径周边的区域散发着刺骨的冷气。
    此魔就是魔界之中位列第五十九位的魔王,“冰堕月”。
    ……
    第三道身影,只见他脸面长得如同一只般诺鬼,身有棕色长毛遮盖胸腹,裸脚。脊背之上却有一幅龟鳖一样的甲壳,甲壳之上有七支插-入龟背的古朴箭镞,箭身没入龟壳半数有余!
    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他身中如此箭伤却依旧行走自如,那张般若鬼面上也没有流露出丝毫痛苦之色。
    这位就是魔界之中,位列第六十位的魔王,“身邪”!
    ……
    第四道身影,只见他外形是个八尺高大的人形,只是浑身上下皆是有淤泥尘垢所构成,原来,此魔竟然是一个泥人。
    他头顶没有毛发,只长了一棵不知名的,如同荷叶一般的绿色蒲草。
    硕大蒲草之下的那张圆脸上虽然布满淤泥尘土,但五官依然清晰。
    一双黑色的眼眸清澈明亮,如同古井之波。
    一只硕大的泥丸勾勒出鼻子的模样,悬挂在他那张泥垢、淤泥密布的丑陋面孔上。
    鼻子的下方,泥尘的表面,横向咧开了一道缝隙,那应该就是他的嘴巴了。
    虽然这个泥人浑身上下遍体污垢,肮脏不堪。但他的身上却穿了一件相当华贵的锦缎丝绸做成的宽大衣袍。
    这位泥人,就是魔界之中位列第六十一位的魔王,“浊夫”!
    ……
    。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