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5 叫我宁儿

    听着狞蛇妖后说出来的一番充满挑-逗情愫的暧昧之语,左护心知,这个女人又开始不安分了……
    此刻,狞蛇妖后不仅令红月宫城白昼化夜晚,还抛开她魔界妖后的尊贵身份偷入左护房间之内。
    如果左护还不明白狞蛇的心意的话,那他就是个十足的呆瓜了。
    可是,虽然此时的境况,跟之前在妖后的寝宫和温泉宫的时候很相似,都是被狞蛇主动勾-引和挑-逗。但奇怪的是,此刻的左护却不再有全身心的戒备紧张感,也不再有对狞蛇妖后魅惑乱心之力的畏惧之感。
    或许修为上的进阶,与身为天选之子的优越感和被庇佑感,令左护无所畏惧!
    他站在远端,平淡的凝望着交叠着双腿,斜坐在玉榻边沿儿上的狞蛇妖后,开口说道,“左护刚刚修为进阶,实在不想将毕生功力成为娘娘口中之食。若是娘娘硬要逼我就范,左护将誓死抵抗到底!”
    狞蛇妖后闻言,眨了一下眼睛,眼珠一转,而后露出一抹了然的神色,咯咯一笑说道,“原来是这样……你害怕我会吸走你的道行……”
    一边笑着,她一边从榻边沿儿上站起身来,眼睛依旧温柔的看着左护,轻摇身姿,迈动莲步,如同迎风摆柳,一直走到左护跟前。
    左护身材高大,此时垂目看着狞蛇,犀利的眼神面对狞蛇妖后时既不闪也不躲,直视着她的目光。
    狞蛇就喜欢左护身上的这种王者气息,不卑不亢,不畏不惧。与其他那些只要一见到自己就神元不稳,道心摇摆的猥-琐之徒,凡夫俗子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狞蛇在左护的面前摊开一只玉手,那手掌心里,此时有一粒白色的丹丸。她一边看着左护,一边将手心里的白色丹丸含-入口中,饮下喉咙。
    左护见此眉头一皱。他并不知道狞蛇此刻又在搞什么花样儿,于是只能目光微闪的看着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
    狞蛇服下丹丸之后,沉默不语的看着左护。大约过了两三个呼吸的光景,狞蛇的神色突然间恍惚了一下,但随后便再次恢复清明。恢复清明的狞蛇嘴角上浮现一抹淡笑,而后她抬起手来,想要去轻抚左护的脸颊,左护见状霍的抬起手掌握住了狞蛇妖后的皓腕,一瞬间,左护便感觉到了掌中的柔弱无骨。
    狞蛇也不反抗,任由左护用力握着自己的手腕,她却仍旧温柔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狞蛇一边温柔的看着左护,一边柔声问到,“你感觉到了吗?我此刻身上一丝法力都没有了……今天夜里,我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没有威胁,没有身份背景。不再是魔界的妖后娘娘,而是一个主动向你求-爱的女人……”
    左护神色里闪过一丝讶色。他的的确确感受不到狞蛇妖后身上的道法气息,此时的狞蛇,就如同一个普通的女子,即使是一个凡人界的生灵,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她。
    当左护意识到这一点时,他放松了握着狞蛇妖后手腕上的力道,问到,“这是怎么回事?”
    狞蛇看着他,柔柔一笑道,“我服食了梦魔所炼制的梦凡丹。”
    而后她又耐心的解释道,“这种丹丸可以让我在十二个时辰内,完完全全变成一个凡人。这其实是幻术的一种,让修炼者可以无意识的将修为敛藏起来,从而达到没有法力的效果。”
    左护在确实的感觉到狞蛇妖后身上没有了道法力量的时候,将握着狞蛇手腕的手掌打开,放狞蛇的手收回。
    狞蛇收回手腕之后,将其蜷缩在胸前,并用另外一只玉手轻揉。看来,左护的用力抓握让没有了法力的她感觉到了疼痛呢。
    轻揉了几下手腕之后,狞蛇再次望向左护,目光楚楚动人。她询问道,“你就答应我了,好么?……”
    左护听到了狞蛇妖后娘娘的这卑微到了极点的话语语气,神色之中平静非常,但他的内心里却是百转千回,思考着对策。
    左护心头想着,“虽然此刻的狞蛇妖后身上没有了半点法力修为,我可以轻而易举的拒绝这女人的要求。可是,一旦我今天拒绝了她,很可能会最终令狞蛇妖后恼羞成怒……毕竟,狞蛇今天再我面前吞服下梦凡丹,就是为了体现她的最大诚意,假如我今日拒绝了,得罪了狞蛇妖后,日后恐怕也难以在魔界之中立立足了……”
    想到这里,左护目光几经闪烁,最终也只能被迫下了决心短暂屈从,以此为权宜之计!”
    狞蛇一直都在看着左护,他的神色变化自然逃不过其眼睛。
    于是,狞蛇柔媚一笑,再次抬起玉手皓腕,向左护的脸颊轻轻的抚摸上去。
    这一次,左护没有躲闪。
    抚摸着左护那坚毅而俊秀的脸庞,狞蛇妖后欣喜万分。她立刻读懂了左护的妥协。
    狞蛇的脸颊上,娇羞之色更浓,她轻抚住左护的脸颊,抬头靠近,轻轻踮起脚尖,用红唇覆上左护的嘴巴。
    左护此刻还是清醒的,他并未被美色冲昏头脑。可是为了能迎合狞蛇妖后,他却又不得不将那一丝清醒深深地隐藏。
    左护伸出手来,搂住了狞蛇妖后的细腰……
    这一刻正是,与天边夜色相呼应,屋内更显缠绵。
    ……
    大约过了两三个时辰后,宫宇之外逐渐露出红色的月芒,映照出床榻上依偎在一起的左护与狞蛇。
    狞蛇妖后此时依靠着左护那宽阔的胸膛,脸上尽是柔情蜜意。
    左护的面容却是平淡了许多,但神色里多多少少是有些复杂的。
    虽然与狞蛇妖后娘娘同欢并非本意,可是人非草木,面对如此佳人投怀送抱,又岂能不动心。
    左护并非冷血无情的呆人,他知道狞蛇妖后今日为了他做处了多发的牺牲。
    为了不伤害到左护,为了取得左护的信任,为了打消他的顾虑,心甘情愿的吞服下梦凡丹,将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狞蛇妖后娘娘化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间女子。
    ……
    无论怎样,左护是并不吃亏的。相反,他在狞蛇妖后这里,得到了莫大的机缘造化!
    但是,狞蛇的水性,又令左护对这个女子敬而远之。
    即使现在关系更加亲密了,左护心头依旧设有隔阂。
    ……
    他低目看向怀抱里小鸟依人的狞蛇,开口说道,“娘娘累了吧?不如让属下送您回寝宫休息吧。”
    狞蛇妖后抬起头来,嗔怪道,“我不想你再称呼我娘娘了。”
    左护一时语塞,“那我该如何称呼你呢?”
    狞蛇妖后略微想了想,开口说道,“就叫我宁儿吧。”
    左护口中呢喃着重复了一遍,“狞儿么?”
    狞蛇妖后听到后蹙眉摇头,然后将左护的手掌拽到自己面前摊开,她则伸出一根手指,用那根玉指轻轻的在左护手心里描画出来一个字,那是一个“宁”字。
    “是这个宁字,不是狞蛇的狞哦。”
    左护了然。
    他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好吧,日后在无其他在场的时候,我就叫你宁儿。若是有其他人在的话,左护就不敢造次了,要称呼你为娘娘。”
    狞蛇妖后很满意,她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嗯,那就这样说定了。”
    左护对依偎在自己怀中的狞蛇妖后娘娘问道,“宁儿……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方一开口称呼狞蛇妖后娘娘一个“宁儿”,左护还真的有些不太适应呢,所以此刻讲出口来略显生硬。
    但即使是这样,狞蛇妖后也是格外开心。
    她一边抬起手指,在左护裸-露的左胸口上那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纹画上,百无聊赖的描着圈圈。一边开口应道,“接下来,我打算带你去仙界。相信此时,仙魔大战已经开始了,魔帝君主已经将魔兵势力渗透到了三界。这一次我们一定能重新在三界里打下一席之地。机会难得,这正是你建功立业的好时机。到时候,待你确立威信,培植自己的势力,我会让你成为一魔之下万妖之上的存在!……迟早有一天,我要你取代魔帝君主!到那时,你为王,我为后……岂不逍遥快活?”
    左护心口上的那只蝴蝶纹画,是渡厄神蝶的命魂所在。所以感觉到狞蛇正在那个地方撩画着的时候,这让左护下意识的抬起手来去阻挡。他趁机握住狞蛇妖后的手,开口说道,“取代魔帝君主?这有些不太可能吧……”
    狞蛇抬起头,凝望着左护的脸颊,开口说道,“这有什么不可能,左护你的修为通天,身上的神威都可以令我发抖,比现在的魔帝君主强了不知多少倍。再加上有我来辅佐你,肯定可以成为新的魔帝君主!”
    左护面有异色,他继续问到,“可是,魔帝君主已经到了永生不死的地步。他若健在又岂能坐视我成为魔帝君主呢?……”
    狞蛇妖后闻言,轻哼一声,“他早就油尽灯枯了……当了这么久的帝主,也该退位让贤了。倘若他知趣的话,自动禅让出魔帝君主之位也就罢了!倘若不同意,也休怪我不念旧情了!”
    。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