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飞脚绝技”失灵

    廖宇行事那是非常果断,见到手下被打到,再无战斗力,他丝毫不犹豫,立即在第一时间冲出,直接施展他拿手的“飞脚绝技”,踢向罗小岩的胸膛。

    事实上,他自己认为的“飞脚绝技”,算不得真正的武技,只是他练习这个动作,倒是下了一番苦力,从而使得他在施展这一飞脚踢时,有2点力量加层,外加他自身的3点力量,从而使得他踢出的力量,达到了正常人5倍的标准。

    假如面对廖宇这飞脚踢的是一个普通人,胸口挨他一脚,那绝对是必杀,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只是,罗小岩不是普通人,他的实力,达到了一品圆满层次,而且所修功法,较之廖宇要厉害,从而使得他自身的各方面属性,都要比廖宇强,他施展《龙虎拳》武技之时,力量会在原有的基础上,提升5个属性点,从而使得他每一拳打出的力量达到9.,相当于普通人的9.倍。

    因此,面对廖宇的飞踢,罗小岩根本不闪不避,而是迅速出拳,直接正面迎击。

    砰!

    拳与脚相碰。

    罗小岩立于那里,纹丝不动。

    而那脚心挨了罗小岩一拳的廖宇,则被打得倒飞而出,直接跌落至两米开外的地上。

    很快,他的面容抽搐起来,脸上显现出了痛苦之色。

    这是因为,他此刻清楚的察觉到,钻心般的剧烈疼痛感觉,从脚心开始,一直延伸至膝盖处。

    由此,他估计,自己的这条腿,可能被废,膝盖以下部位的骨头,多半遭到了致命重创,想要恢复,基本不可能。

    “童兄,情况不妙,我的右腿被他废了,赶紧背我离开这里,这个小子不好惹,不是你我能对付的。”忍受着钻心的痛感,廖宇果断至极的向一旁打算动手的童鎏森喊话道。

    童鎏森愣了愣,也不犹豫,疾步赶到廖宇身旁,迅速动手将其扶起,背着他快速离去,顷刻间就消失于远方的黑夜中。

    “逃得倒是挺快的。”罗小岩如果想要追赶两人,能够轻松做到,但他懒得去追,因为在他看来,哪怕是追上去,打廖宇、童鎏森两人一顿,对他没有多少实质性好处。

    最重要一点,他跟前还有几个实力较弱的混混,完全可以从他们身上下手,撬开他们的嘴,从他们的口中得知自己想要的信息。

    “说吧,是谁派你们过来对付我的?”罗小岩走到其中一个躺在地上的家伙跟前,踩在他的胸口上,向他询问道。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有种你杀了我。”脚下的家伙,倒是个硬骨头。

    “杀你易如反掌,但我不会杀你,只会踩断你的手脚,让你下半辈子坐在轮椅上生活。”罗小岩冷漠一笑,这么说了一句之后,就此移开踩在他胸口处的脚,直接踩在他的右腿膝盖处。

    顿时,在场的所有人,立即听得一声骨头碎裂的清脆声响传出,而那倒霉的家伙,也因为膝盖处的骨头被踩碎而痛得大声惨叫起来。

    “说吧,幕后主使是谁?”罗小岩再次喝问。

    “幕后主使我们不知道,那带我们前来的家伙,叫宋力民,你向他询问,应该能够知道幕后指使人。”骨头硬的家伙,在自己的一条腿被踩废后,终于是服软了,选择了妥协,告诉了罗小岩他所知的情况。

    “宋力民么?”

    听得这个名字,罗小岩就知道了花钱雇这些小混混来对付他的人是江伟枫。

    “滚吧。”知道了想要的线索,罗小岩向那几个小混混挥挥手,示意他们可以滚了,然后懒得理会他们是什么脸色心情,自顾动身离开,前往居安小区。

    躲在远处的宋力民,生怕罗小岩发现了他,直到亲眼见着罗小岩进了小区大门,他这才小心翼翼的从躲藏的花坛后面走出,然后迅速离开,头也不回的奔江伟枫家住的别墅小区而去。

    当晚九点半,宋力民赶到了江伟枫家住的风华别墅小区大门口,因为别墅小区管理比较严格,不住别墅小区的人,在没有小区内业主带领的情况下,想要进入小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因此,到达风华别墅小区门开后,宋力民立即掏出手机,拨打了江伟枫的电话,并告诉他自己就在风华别墅小区门口,让他赶紧出来一趟,他有紧急情报,必需向他当面汇报。

    江伟枫对宋力民还是有所了解的,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临夜前来寻他,在接到了宋力民的电话后,他就急匆匆的出了门赶来小区门口与宋力民相见。

    “什么情况?事情办妥了?”见到宋力民后,江伟枫直接向其问道。

    “事情搞砸了。”宋力民摇摇头,然后把自己在居安小区附近亲眼见到罗小岩强横出手,三两下就把廖宇、童鎏森等人解决的事情,简要的向江伟枫说了一遍。

    “你是说,罗小岩与廖宇硬拼一招,仅仅一拳,就把廖宇踢向他的右腿打得骨折了?”

    江伟枫一时感到非常惊讶,更多的是震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就是真实。

    因为廖宇的实力,他心里那是清楚的。

    曾经江伟枫随他父亲的保镖娄震天,去了一趟武宁市混混头目欧赛阳的住所,与那廖宇等人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他见到廖宇正在练功房,以假人为目标,练习他的“飞脚绝技”,而且他还出手与其过了几招,对他的战斗力,有了一定的了解。

    “是的,这是我亲眼所见。”听罢江伟枫的问话,宋力民点点头,给了江伟枫肯定答复。

    “有点意思。”得到宋力民肯定的答复,江伟枫不怒反喜,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兴奋笑意,而后他就此掏出手机,拨打了欧赛阳的手机号码。

    电话一接通,江伟枫不等欧赛阳开口,就直接向他说道:“阳哥,情报有误,今天你们蒙受的损失,我会全权接受,并且给予合理的赔偿。眼下我打算跟你谈下一单生意,不知道阳哥你有没有兴趣?”

    本来想发火的欧赛阳,一听江伟枫说愿意赔偿所有损失,心中的怒火立即消失,而后直接笑呵呵的向江伟枫回话:“有钱不赚,那不是我的作风。”

    “阳哥果然爽快。”江伟枫笑了笑,然后向手机另外一头的欧赛阳说道,“这次的目标人物,还是那与廖宇等人交过手的小贼。不过,计划细节,有所改变,我希望你们能够搞清楚,他是怎么做到从手无博鸡之力,变得足以轻松战胜廖宇的。期限是一个星期,一周后,我要拿到详细结果,价格是十万。”

    “好。”欧赛阳回应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与欧赛阳通话完毕,江伟枫微笑着拍拍宋力民的肩膀道:“先回去休息吧。对付罗小岩那小子的事情,你以后无需参与。”

    “谢老大体谅。”宋力民客气的回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