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令牌暗码存疑点

    “小子,你当真以为我傀儡宗好闯?接下来你就好好享受一番临时之前的挨打盛宴吧……哈哈……”
    战斗傀儡动手之际,罗小岩身侧的石壁之中,传来矮个老头得意的笑声。
    或许矮个老头知道,以战斗傀儡的杀伤力,不足以做到在短时间内灭掉罗小岩,战斗应该要持续一些时间结束,才会对他说出这样一番话。
    “这种陷阱,对付别人可以,对付我还是显得力量有所不足。破掉这个困阵,那其实非常简单。击毁这些战斗傀儡,根本不费事,基本上都是秒……相信接下来的情况,真的能够令你大开眼界。”
    罗小岩回应矮个老头的同事,已然施术凝聚万千灵符,随手抛掷而出,迎向围捕而至的战斗傀儡。
    “被阵法力量压制住,他竟然还能动手……他是怎么做到的?莫非他的承受力,已然超越了阵法释放出的压制力量?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我这一次针对他展开的行动,就以彻底失败告终了……”
    见得视线中的一幕景象,矮个老头顿时就愣住了。
    当他亲眼见得罗小岩动手后,他撒出的灵符,基本上每一道都能轻松将围攻他的战斗傀儡摧毁,矮个老头意识到了情况比他心中料想的要糟糕得多。
    于是,他顾不得留下观战,立即选择在战斗还没有结束之前,远离这处傀儡宗的外围陷阱,赶往傀儡宗报信。
    砰砰砰……
    一片连珠炮般的响声过后,这个空间之中,就此归于平静,原本密密麻麻的战斗傀儡,都变成了破损的齿轮、铁块等残片,散落满地。
    “似乎战斗傀儡的杀伤力有点弱,顶多只能够与玄仙级圆满层次的修士抗衡……”
    “这里既然是傀儡宗设置的外围陷阱,按理说会扔一两尊战斗力较强的战斗傀儡坐镇才是……”
    “莫非战斗力超越玄仙级层次,达到圣级层次的战斗傀儡,傀儡宗也数量有限?”
    “不管结果如何,只要有圣级层次,甚至超越圣级层次的战斗傀儡,那么我这一趟傀儡宗之行,就没有白跑……”
    干掉战斗傀儡,罗小岩略作沉思,而后直接施术,凝聚一百多道灵符,抛掷而出,散射而开,分别打向这处困阵的关键节点,把困阵直接破掉。
    然后,罗小岩这才施展隐秘的追踪手段,寻着矮个老头移动时留下的线索痕迹,一路尾随追踪,潜往傀儡宗腹地。
    因罗小岩在跟踪矮个老头之时,施展了潜行之术,再加上有伪装天赋能力的掩盖,这就直接使得他的行踪,暂时无人可查。
    潜行的路途中,罗小岩有见到守护关卡的战斗傀儡,但这些战斗傀儡的判断能力,远比玄仙级巅峰层次的修士要弱得多,想要发现罗小岩的踪迹,那根本不现实。
    因此,一路尾随跟踪矮个老头,直到傀儡宗驻扎的主岛边沿,都不曾被他人发现踪迹。
    到达主岛边沿,罗小岩通过探查,远远见到矮个老头从一处有十余个傀儡宗门徒把守的渡口,爬上了岸,向那看守渡口的傀儡宗门徒,出示了自己的身份令牌,证明自己是傀儡宗门徒后,就顺利通过这一关卡,踏上前往傀儡宗主殿的道途。
    知道了上主殿的道途之后,罗小岩并不着急,而是继续施展潜行之术,绕着傀儡宗主殿所在岛屿转了一圈,将整个岛屿上面,以及周边海域的地形状况,摸了个清楚透彻。
    探查完毕,罗小岩这才意识到,想要做到尽可能的做到不惊动傀儡宗绝大多数人的情况下,进入傀儡宗主殿,或傀儡宗秘密库房,唯有从渡口混过关卡。
    从其他地方进入,多半会被认定为入侵者。
    于是,罗小岩这才返回渡口下方的水域。
    然后,罗小岩施展炼器手段,依照自己看见的矮个老头出示的身份令牌样式,仿制出一块身份令牌,回头改变外形模样,化身中年修士。
    作好准备,罗小岩这才离开水域,爬上渡口。
    罗小岩之所以胆敢如此明目张胆的闯傀儡宗主殿,因为他通过探查,发现傀儡宗的修士,绝大多数是玄仙级层次的人物,踏进了圣级层次门槛的都不是特别多。
    假如他发现傀儡宗修士的实力,远超圣级层次水准,罗小岩定然不会如此大胆强闯。
    一味莽撞行事,只会给自己带来灾难,做人要有自知之明,这一点罗小岩那是清楚的。
    “出示你的身份令牌……”罗小岩一爬上岸,就有傀儡宗门徒向他喊话。
    “好的。”罗小岩回应的同时,取出自己仿制的傀儡宗令牌,递给那傀儡宗门徒。
    傀儡宗门徒接过令牌,仔细辨认好一会,没有发现这块令牌有问题,但却有个令他感到不解的疑惑,在脑海中浮现:“傀儡宗的身份令牌,式样看似一模一样,实际上每个人的都不一样,除正面的名字与职业不同外,背面暗码也是各不相同。但是这个令牌,式样倒是没有问题,炼制手法,与令牌制造长老的手法基本吻合,正面的职业介绍情况都正常,就是背面的暗码有点奇怪,竟然跟前一段时间进去的老头一模一样……”
    “你确定,你的暗码是‘牧羊人被羊欺’?”门徒辨认好一会,挑不出令牌的毛病,这才向罗小岩问道。
    “是的,这个有问题吗?”罗小岩知道,矮个老头身份令牌背后的刻着的暗码就是这个,这才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嗯。”得多肯定的答复,那门徒再次辨认一遍罗小岩给予的身份令牌,确定令牌确实没有问题,这才把罗小岩的暗码与矮个老头的暗码相同,当作了巧合处理,直接把身份令牌还给了罗小岩,然后就放行了。
    罗小岩走后,另有傀儡宗门徒向那查看罗小岩的身份令牌的门徒问道:“你刚才怎么看那门人的身份令牌好几遍呢?莫非觉得那人可疑?”
    “我不认识那人,至少在我值班看守码头以来,从没见过他。身份令牌是令牌制造长老的手法,这个肯定没错,只是令牌上的暗码,有点令人费解……”查验门徒,这才把自己的疑惑,向众位同伴说出。
    “没什么好疑惑的,这或许是令牌制造长老在制造令牌时,随便想到的词,不曾想以前用过……好多年以前,也发生过这样暗码相同的事情……只是比较罕见……不过这件事要是传到掌门耳中,那令牌制造长老就要挨批了……这件事,我们私底下告诉令牌制造长老就好,别乱传,以免得罪令牌制造长老……”另有知道少许内情的门徒回应道。
    ……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