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蠢猪妖的神助攻

    原本心中以为的血腥场面,赖继宗没有看到。
    这是因为,在众衡天宗门人冲杀过去的时候,罗小岩直接选择了投降,把刚刚凝聚到手的令牌,直接扔了出去,把众位冲向他的衡天宗门人的视线引开,自己则趁机退出,到达安全距离,定在身形。
    罗小岩会这么选择,这与他已然探得的地宫之中,有无数机关陷阱存在,行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触动机关陷阱,导致身陷险境。
    当然了,假如地宫是完整的,罗小岩倒也不怕那些设置好的机关陷阱。
    现如今,这个地宫,处于残破状态,谁也不敢保证,机关陷阱的触发机制,是否出现问题,万一判断有误,那可就要倒大霉。
    于是,罗小岩趁此机会,把令牌扔出,这是要借赖继宗等人,替他探路。
    假如赖继宗等人,知道罗小岩的真正目的,此刻定然不会感到兴奋。
    那抢到了令牌的妖族中年修士,兴奋至极的折返到赖继宗跟前,恭敬的将令牌交给赖继宗,而后向其说道:“宗主,令牌已经到手,那……我的奖励呢?”
    事实上,赖继宗开的只是空头支票,他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圣级层次的破障丹。
    因此,见属下索取奖励,赖继宗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而后淡定的回应道:“现在是关键时刻,先拿令牌进入地宫寻宝,奖励之事,本座事后定会给你,这个你放一百个心。”
    “好,只要宗主记住破障丹奖励是我的就够了。”妖族中年修士兴奋的笑着点头。
    赖继宗以为,有了令牌,就能够顺利借其力量,打开地宫之门,进入地下宫殿。
    然而,事情并不是他心中所想的那般简单。
    这是因为,他手持令牌,到达地宫边上之后,无论他怎么操作,释放力量于令牌之中,激发令牌的力量投放到地宫门户之上,地宫之门始终紧闭,没有半点要开启的迹象。
    于是,赖继宗等人愣住了,心中甚至产生了被罗小岩耍了的错觉。
    “可恶的家伙,竟然敢耍本座,你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努力无果后,赖继宗愤怒至极的看着那站在远处一块石头上悠闲看戏的罗小岩大吼。
    “是你们没用,一个个都是饭桶,连令牌怎么用都没有搞清楚,就胡乱操作……幸好令牌释放出的力量,不足以触动地宫的自毁阵法,否则的话,你们现在一个个都变成了碎尸。”罗小岩撇撇嘴,不屑的冷笑道。
    听罢罗小岩的话,众人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静立一会,赖继宗收起阴冷的面孔,露出一副和颜悦色的脸孔,看着罗小岩说道:“令牌是你炼制,想必你知道令牌的使用之法?”
    “我当然知道,但你们想要知道,没那么容易。”罗小岩笑道。
    “你想要什么?只要本座有,一定满足你。”赖继宗以商量的口吻说道。
    “我想要地宫中的所有宝物……”罗小岩说了这么一句话后,暂时停下了来,他这是故意逗眼前这帮家伙,看看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结果,与他所料,赖继宗直接翻脸,直言道:“这个条件,无法满足你,我们哪怕是将整个地宫摧毁,也绝不会白白便宜你,你就死了这个心。”
    “刚才逗你们玩呢……我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个条件,你们不会答应……”罗小岩笑着说道,“刚刚听说,你手中有破障丹,我正好需要,你给我一粒,我就告诉你怎么使用令牌打开地宫之门,这笔买卖,怎么算,你都是赚……”
    罗小岩索要破障丹,是希望获得之后,进行逆推,掌握破障丹的炼制之法,然后大量炼制,并借此丹药的力量,为自己培养一批战斗力强横的忠诚助手。
    不过,罗小岩对此并不抱希望,因为圣级层次的破障丹极为稀少罕见,且炼制之法据说已经失传。
    当他提出条件后,罗小岩发现赖继宗的脸色有些不正常,似乎感到有些为难,于是他在心里肯定的认为,赖继宗向众门人许下奖励的话语,只是开的空头支票,能兑现的可能性极低,脸上当即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失望表情。
    沉吟片刻,见赖继宗不答话,罗小岩微微皱眉道:“宗主大人你可别告诉我,你的手中,根本就没有破障丹?”
    罗小岩这句话一出口,赖继宗的脸色,那是变得更加难看了。
    那获得了赖继宗许诺的妖族中年修士,在这一刻看向赖继宗,仿佛是在向他询问,莫非宗主给我开的只是空头支票?
    “有,但不能给你,因为本座已经许诺将其奖赏给本座的下属。你另提其他条件吧?”
    为了守住颜面,赖继宗豁出去了。
    但他低估了罗小岩非要让他出丑的心。
    因此,他的话音一落,罗小岩再次说道:“既然你有,那你只需要拿出来给我看看,让我研究一下,然后将破障丹,当着我们众人的面,将其奖赏给你门下的妖族修士,我也算你满足了我的条件,我如实奉上令牌的使用之法……这个条件,怎么说,似乎都不过分……”
    妖族中年修士,希望获得破障丹的心,比罗小岩那是更加迫切,因为他卡在当前境界,足有三千年之久,只要破障丹到手,他立即服下,就能够圆了突破当前境界的梦想。
    于是,罗小岩提出新条件的话音一落,他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向罗小岩点头说道:“你倒是懂得善解人意,知道我们宗主的难处,选择了让步……你所提条件,我们宗主,应该会非常爽快的答应。”
    听罢下属的话,赖继宗恨不得抽他的耳光,心里暗自骂道:“真是头蠢猪……呃……这家伙好像是猪妖……我的个天,这真的是老天要逼我出丑吗?冲出去的那么多下属,都没有抢到令牌,偏偏让这头蠢猪抢到……这是巧合,还是……”
    事实上,中年猪妖能够拿到令牌,是巧合,也是必然,因为在冲向罗小岩的过程中,他最拼命,最卖力,冲在了最前面。
    假如罗小岩反击的话,首当其冲的攻击目标是他。
    他这可是拿命在拼,老天不照顾他,那就真的不厚道了。
    只可惜的是,他跟错了主子,因为他的主子,实在是不厚道。
    ……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