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又一支夺宝队伍出现

    “这两尊实力强横的傀儡守护主殿的门户,是阻止他人自由进出主殿……可是那个混账人类小修士,怎么又被放行了呢?”
    “莫非这个宫殿的主人,是那人类小修士的先祖?”
    “他手中持有宫殿主人的身份令牌,傀儡这才放行了?”
    看着有傀儡守护的主殿大门渐渐关闭,他们自知以自身实力,想要击败傀儡,进入主殿取宝,那已然不现实。
    于是,这一个个的衡天宗门人,心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思考着罗小岩能够顺利通过傀儡把手的关口,到底是什么原因。
    就在四人愣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选择的这会,另外几个通道的出口,有他们的同伴,极为狼狈的从出口中爬出。
    此刻的他们,满身血污,身上的衣衫,没有一处是完整,绝大部分,已然被自身的鲜血染成红色。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们在寻找的过程中,遭到了攻击?”
    妖族修士疑惑的皱着眉头,疾步冲到伤势最终的银袍人类修士身侧,将他扶起,并往他口中喂了一粒疗伤药。
    待得银袍人类修士稍稍恢复,能够言语之后,他连忙向其问道:“你遇到了什么?怎么会如此狼狈?”
    “因为贪,见到杂物间的角落里,出现了闪光之物,就没有丝毫考虑,冲过去把那闪光之物抓起。结果,就触动了机关。要不是我反应快,躲避及时,且一路成功预判几次,绕过险地,恐怕我已然丧命在赶来这里的通道中了。”银袍人类修士,深感郁闷的摇头叹息。
    “这也就是说,他们的遭遇,几乎与你相同……”妖族修士询问。
    “应该是吧。”银袍人类修士点头,“据我观察,前面一段建筑区域,只是阻止他人进入来到这里的迷宫与幻阵结合的区域,虽然好些地方,零零散散的扔了一些丹药、珍材等物品,但于我们而言,实际上没有太大使用价值……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眼前的主殿,才是有价珍宝的存藏之地。”
    银袍人类修士,看向眼前的主殿,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兴奋笑意。
    他之所以会感到兴奋,那是因为在他看来,经过自己的努力,终于活着来到了真正有价值宝物的主殿前,眼下他只需进入主殿,就会有大收获。
    “确实如你所言……只是我们只能在这里干望,没法进入主殿取宝。”妖族修士无奈的摇头苦笑。
    “为什么?”人类修士疑惑的问道,因为他还不清楚,那两尊如雕像般立于那里的傀儡,是主殿的守护者,其战斗力远在他们所有人之上,哪怕是他们全都一起动手,合力对付傀儡,那未必有一丝胜算。
    “守护傀儡实力很强,我们试图进殿,结果被两尊傀儡秒伤两人,而且我们在与其交战时,发现傀儡并没有直接下杀手,要不然,我们如今已经是死人。”妖族修士指着傀儡,向银袍人类修士解释。
    “这也就是说,无法战胜傀儡,就没法进殿取宝?”银袍人类修士心里产生了一丝绝望。
    “不一定。”妖族修士深呼一口气后道,“那被我们赶走了的人类小修士,竟然抢在了我们之前来到了这里,他不知道耍了什么手段,竟然通过了傀儡守护的关卡,进入了主殿。眼下我们想要有收获的话,唯有等他取到宝物从主殿中出来,然后合力出手对付他,把他取到手的宝物抢过来。”
    “眼下我们似乎只能这么做,才有收获。”银袍人类修士点点头,然后不再多说什么,自顾盘膝坐于那里,自我施术疗伤,争取抢在罗小岩取宝出来之前,恢复最强战斗力,以便他在对付罗小岩时,有较大的把握从他手中抢到宝物。
    其他赶来了这里的衡天宗门人,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根本没法做到击败傀儡进入主殿后,都抱有同样的想法,那就是在这里等获得了宝物的罗小岩出来,然后杀人夺宝。
    因此,众人此刻显得很平静,都各自寻了地方疗伤、休息,静候携带了宝物的罗小岩出现。
    ……
    地宫上方入口处,人鱼族的生灵,带了另外一帮三十余个圣级层次的修士,在那里忙碌,研究那扇紧闭的门户。
    这三十余人,都是这神域极西之地各势力中的首脑人物,他们的身份,不是宗主,就是长老。
    “这扇门户,最近有开启过,如果我所估不错的话,那先了我们一步开启了地宫,进入其中寻宝的家伙们,此刻正在地宫之中。如果我们现在打开地宫之门,进入其中,定然有巨大收获。”那身材魁梧的圆脸修士,轻抚一把长达半尺的黑须,向在场其他同行之人说道。
    此人是铁骑宫的首领铁鸿都。
    “听小鱼说,先了我们一步到了这里的是衡天宗门人,他们的实力不弱……而且我可是听说,平常你们铁骑宫的门人,见着了衡天宗门人,那是绕着道走,假如现在正在地宫中寻宝的是衡天宗门人,你该怎么选呢?哈哈……”
    说话的是一个女修士。
    她说话的声音蛮好听,而且名字也取得蛮好,叫谢雨蝉,只是身材体型,与美好不沾边,用腰圆体壮来形容她,一点都不为过。
    谢雨蝉是小势力宁兴宫的宫主,出生于妖狼族。
    “你这贼婆娘,少在这里胡言乱语,坏我铁骑宫门人的名声。”听罢谢雨蝉的话,铁鸿都那是气愤之极,当即冲她大声吼叫起来。
    “各位,别吵了,眼下是需要我们合力应付共同敌人的时候,不要因为过往的一些小过节,坏了我们眼下的共同大计。”一道士模样的瘦个老头,微微摇头,叹息一声后,向争吵的两人喊话。
    这个瘦个老头,是荀兴门门主荀衷擎。
    他原本是神域大宗派玉真道宫门人,因违反门规被驱逐出了师门,遭到追杀才来了这神域极西之地躲祸,并隐姓埋名创建了小宗门。
    在这一带,荀衷擎还算有点威信,这与他的实力略强于其他宗门之主,有很大关系,再加上他与傀儡宗门主关系不错,是傀儡宗的常客,因而在这神域极西之地一带,没有什么人胆敢轻易招惹。
    但衡天宗门人是个例外,他们不把荀衷擎放在眼里,甚至有时候,会当着他的面,骂他是傀儡宗的跪舔狗。
    因此,荀衷擎对衡天宗门人,那是恨之入骨,如果有机会灭衡天宗,他绝对会选择义不容辞,参与其中。99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zw.cn